首页 行业动态 时隔50年再度由女性“大权独揽”,Chanel 改变了什么?

时隔50年再度由女性“大权独揽”,Chanel 改变了什么?

核心提示:时隔整整半个世纪后(Chanel本人于1971年1月去世),这个全球最著名的奢侈品牌之一又重新回到了由一位女性“独揽”设计大权的时代。

提到法国奢侈品牌 Chanel(香奈儿),人们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品牌缔造者 Coco Chanel女士,其次就是为品牌效力36年的“老佛爷” Karl Lagerfeld。

事实上,Chanel 品牌的创意和设计工作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是由“三驾马车”承担的:除了作为创意总监和品牌“发言人”的 Karl 外,还包括他常年合作的左膀和右臂:创意工作室总监 Virginie Viard 和形象总监 Eric Pfrunder。

2019年2月 Lagerfeld 突然去世,三驾马车变为“双驾马车”,Chanel 任命 Virginie Viard 和 Eric Pfrunder 共同出任品牌的联合艺术总监,分别掌管时装设计(包括高定、成衣及配饰系列)和品牌形象(包括广告、视觉和摄影等)。

不过,2021年5月,Eric Pfrunder 离开工作了37年之久的 Chanel 公司(官方的说法是:他退休了),短暂的双驾马车时代结束,Virginie Viard 成为了 Chanel 唯一的艺术总监 —— 时隔整整半个世纪后(Chanel本人于1971年1月去世),这个全球最著名的奢侈品牌之一又重新回到了由一位女性“独揽”设计大权的时代。

上图从左至右:Eric Pfrunder、Virginie Viard、Karl Lagerfeld

Virginie Viard 曾经常年隐身幕后,当她终于走上了舞台的中央,置身于聚光灯下,她是否能顺利接过“老佛爷”的衣钵,并确立自己的“江湖地位”?

据 Chanel 公司今年6月公布的最新财务数据显示,在经历了艰难的2020年之后,品牌在2021年前6个月的销售额已较(疫情前的)2019年同期增长了两位数,全年营业利润率也有望回到疫情前的水平。

近期,Chanel 的一位内部人士在接受外媒采访时,评论道:“ Virginie 的设计在商业上非常成功,但依然在承袭 Karl 在 Chanel 的工作。为了明确自己的方向,区分自己的视角,她清楚地意识到,有必要做出改变。”

透过《华丽志》本文,我们将能更好地理解 Virginie Viard 所面临的挑战和她正在做出的改变。

Virginie Viard:从戏剧服装设计师 ,到老佛爷钦定的继承者

1962年,Virginie Viard 出生于法国面料之都里昂,从祖父母辈开始就是欧洲的丝绸制造商。

在家学渊源的影响下,Virginie Viard进入里昂 Cours George 时尚学院学习戏剧服装设计,后成为了著名电影及戏剧服设计师 Dominique Borg 的助手。Virginie Viard 的电影服装设计作品包括了1993年为波兰导演基耶斯洛夫斯基( Krzysztof Kieślowski )执导的《蓝白红三部曲之蓝》设计的服装。

Virginie Viard在电影戏剧服装上的造诣与 Coco Chanel 女士本人也颇为契合。早在1931年,Coco Chanel 女士就曾应当时的米高梅影业大亨、制片人 Samuel Goldwyn之邀,为后者旗下葛丽泰·嘉宝(Greta Garbo)等多位女星饰演的角色服装。

1983年,Karl Lagerfeld 与 Eric Pfrunder 同年加入 Chanel;1987年,在摩洛哥雷纳王子助理的引荐下,Virginie Viard作为实习生加入了 Chanel 的高级定制团队。

“三驾马车”的雏形由此初现:Eric Pfrunder负责形象策划,Virginie Viard负责产品设计,一左一右稳固辅佐 Karl Lagerfeld 30多年,直到2019年他离世。

在 Chanel 公司的设计生涯中,Virginie Viard一直由 Karl Lagerfeld 精心栽培,并很快被提拔为刺绣部门的主管,与法国时装刺绣大师 François Lesage 的刺绣工坊密切合作。

1992年到1997年,Karl Lagerfeld 兼任法国奢侈品牌 Chloé(蔻依)的创意总监。期间,Virginie Viard 也跟随恩师加入 Chloé,辅佐他的工作。1997年,她回归 Chanel,被任命为创意工作室总监,负责监督所有高定时装、成衣系列和配饰的设计和制作。

值得注意的是,从2018年5月的早春度假系列发布会开始,Karl Lagerfeld 每次走上 T 台向观众致敬时,身边总有 Virginie Viard 相伴,或许老佛爷从那时起,就在向众人暗示,她就是未来继承自己衣钵的那个人。

Karl Lagerfeld 曾在 Netflix纪录片《7 Days Out》中表示:“ Virginie Viard 无论对我还是对整个工作室来说都非常重要。她就像我的‘右臂’,即便我们不见面,也总是在电话沟通。”

Virginie Viard 曾在为数不多的外媒专访中,如是描述此前她和 Karl Lagerfeld的配合方式:“我会根据每个手工坊的工匠不同的技术特点,立刻分配草图给每个人。我负责将服装大秀从概念落实到形象化,为他做好一切准备,决定好面料、协调团队、与供应商沟通。我喜欢将自己视为帮助他实现愿景的人。”

以一年一度的 Métiers d’art高级手工坊系列为例,这一系列是品牌旗下所有手工坊,包括 Lemarié山茶花及羽饰坊,Massaro鞋履坊,Lesage刺绣坊,Michel制帽坊,以及 Lognon褶饰坊等工匠集体协作的成果。她们中的很多人和 Virginie Viard 一样为 Chanel 工作了数十年,Virginie Viard需要最大程度调动她们的专业技能、热情和投入。

2019年2月, Karl Lagerfeld 生前最后一个高定系列就是与 Virginie Viard合作完成的。

“后老佛爷”时代开启, Chanel 的业绩表现如何?

“老佛爷”Karl Lagerfeld是一个无比强大的存在,几乎是 Chanel 的代名词。在他离开后两年多时间以来,Chanel 稳定增长的业绩数据在一定程度上证明了 Virginie Viard 能够“独当一面”,实现了品牌的平稳过渡。

公司2019财年(老佛爷离开的第一年)的数据显示,销售额同比增长13%至122.7亿美元。在疫情爆发之前,Chanel所有时尚品类的销售额都呈两位数增长。Chanel今年6月公布的最新财务数据显示,在经历了艰难的2020年之后,Chanel 2021年前6个月的销售额已较(疫情前的)2019年同期增长了两位数,全年营业利润率有望回到2019年的水平。去年12月发布的2020/21高级工坊系列在今年6月上市后受到了市场的热烈响应。社交媒体上广泛流传着 Chanel 伦敦邦德街旗舰店门口顾客排起长队的图片和视频。

成衣业务方面,以高定见长的 Virginie Viard 虽然一度被诟病在成衣上的经验不足,但销售数据是有力的反驳证明。Chanel 2019财年数据显示,所有品类中,成衣线表现最佳,销售额增幅达到了28%。公司首席财务官 Philippe Blondiaux 称这一结果意味着艺术总监更替的过渡是“顺利且成功的”。

以女性视角洞察女性需求

Virginie Viard的恩师老佛爷是 Chanel 品牌文化的继承者、传播者和革新者。在保留 Chanel 女士对于设计理解的同时,赋予了品牌新的生命,为时尚界留下了一系列的经典作品,如 Reissue2.55 ,Le Boy,Classic Flap,Gabrielle。与此同时,他对于 Chanel 标志性 logo “山茶花”和“双C”的重塑和创新,可以说引领了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奢侈品牌 logo文化潮流的兴起。

站在 Coco Chanel 和 Karl Lagerfeld 这些巨人的肩膀上,作为 Chanel 新一代设计主脑的 Virginie Viard 一方面得天独厚,一方面也如履薄冰。

在近期举行的 Chanel 2021/22秋冬高级定制服系列发布会上,发布会宣传影片的创作者、著名女导演索菲亚·科波拉(Sofia Coppola)如此评价 Virginie Viard:“她善于重新审视品牌的经典作品,总能让它们焕发新生。这些设计一看就是她自己的,而不是简单的复刻。”


在 Chanel 品牌大使、女演员克里斯汀·斯图尔特( Kristen Stewart)的印象里,Virginie Viard一直是一名安静的实干家,“她只用行动证明自己。现在她在设计里找到了自己的风格,并以一位艺术家的身份发出了自己的声音,我能清晰地听到这种声音。”

业内对于 Virginie Viard 这位女性艺术总监作品的评价,用到最多的词是 feminine (女性主义) 的。与老佛爷时代相比,以细腻的女性视角去感知和洞察女性对于时尚的理解和需求,设计女性愿意日常穿着的服装,或将是其在设计上为 Chanel注入的全新风格。

“ Virginie Viard 更聚焦表现女性的生活以及她们在生活中的穿着,而不是某种时尚宣言或潮流趋势。她用更为女性化的视角和设计关注女性需求。”“后老佛爷”时期为 Chanel 拍摄多组广告大片的荷兰摄影师 Inez van Lamsweerde 在接受外媒采访时评论道。

“不是每件衣服都适合每个人,当模特在试衣时感觉到不舒服,我会立刻更换。” Virginie Viard 曾在接受外媒采访时表示。

30多年来首次由外部摄影师掌镜视觉

“她(Virginie Viard),希望聚光灯下的是她的作品,而不是她本人。”—— Chanel 品牌挚友、超模兼音乐制作人 Caroline de Maigret

众所周知,多才多艺的老佛爷不仅仅满足于服装设计一项工作,摄影、绘画、建筑设计甚至写书都是他展现自己才华的舞台。其中,时尚摄影师是老佛爷的重要标签之一。

据《纽约时报》报道,1984年,老佛爷曾向 Eric Pfrunder 抱怨新系列的广告片拍摄质量不高。在后者的建议之下,老佛爷开始拿起相机,在此后的三十多年一直亲自掌镜 Chanel的广告大片。 Eric Pfrunder 更在公司内部设立了摄影工作室,每年制作数万张品牌宣传图片,并亲力亲为严格把关。

但随着2019年老佛爷的去世,Eric Pfrunder 的离职,Chanel 三十多年来一直由内部团队把控的视觉形象,开始从外部尝试更多可能。

Virginie Viard从她独立设计的首个系列——2019/20早春度假系列开始,广泛聘请外部的时尚摄影师参与 Chanel 广告大片和发布会影片的拍摄与制作。

在品牌官方网站两年多来公布的大片中,我们看到了包括 Karim Sadli,Inez & Vinoodh,Juergen Teller 在内的多位独立时尚摄影师和制片人的名字。

第一位是年轻的法国时尚摄影师 Karim Sadli(下图),Chanel 2019/20早春度假系列广告大片的操刀者。

从80年代末至今,Karim Sadli 是 Karl Lagerfeld 亲自掌镜以来,第一位负责 Chanel 大片的外部摄影师。

Karim Sadli 自述出生于巴黎的一个工人家庭,没有时尚背景。他曾为 Givenchy 和 Isabel Marant 拍摄大片,此前曾与 Chanel 合作拍摄两本 look book,并参与过 Chanel 美妆大片的拍摄。

Karim Sadli 在接受外媒采访时表示:“这对( Chanel ) 所有人来说都是重大的变化。Karl 此前负责品牌视觉一切的产品图、新闻稿图、广告大片,品牌内部团队和他紧密配合了30年。能从他手中接过工作是一种荣誉。”

时尚摄影行业给年轻摄影师创造了更多的机会。Karim Sadli 明确地看到了这一点,“今天,很多年轻的摄影师开始主导时尚大片的拍摄。一方面是社交媒体提供了更多的机会,另一方面是时尚行业在以开放包容的态度拥抱年轻人才。同时更多的机会也带来了更多的挑战。”

来自荷兰阿姆斯特丹的时尚摄影师“夫妻档”Inez & Vinoodh (下图)从2020年开始执导、拍摄了 Chanel的多个广告大片。包括:2021/22早春度假系列发布会的宣传预告影片、V MAGAZINE / THE CHANEL BOOK限量画册、“香奈儿经典”手袋系列广告大片、2021/22秋冬高级成衣系列预告片、2021春夏高级成衣系列等。

Virginie Viard 在近期启用的外部摄影师还包括德国鬼才时尚摄影师 Juergen Teller。他拍摄了 Chanel 2020/21“女士城堡”高级手工坊系列的广告大片。

这位以怪诞风格闻名的摄影师此前长期合作的品牌包括:Marc Jacobs, Phoebe Philo时期的 CéLINE,Yves Saint Laurent和 Vivienne Westwood。

从时装到视觉,Virginie Viard 已逐渐全面掌控了 Chanel 品牌的设计话语权,更多的改变或许正在路上。

要想在延续品牌 DNA 的同时大胆创新,创造出一个真正属于 Virginie Viard 的 Chanel ,或许“大权独揽” 是唯一的选择。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CFW服装经理人”的所有文章,版权均属CFW服装经理人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CFW服装经理人” 以及“作者姓名”,不得对本网站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违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站注明“来源:xxx(非CFW服装经理人)”的稿件,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网站与机构,其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 2002-2021 CFW时尚All Rights Reserved 互联网经营许可证: 浙B2-20110369

时尚APP

时尚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