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行业动态 8家服装龙头企业库存平均超10亿元!库存危机或将拖垮行情,面料商接单战战兢兢

8家服装龙头企业库存平均超10亿元!库存危机或将拖垮行情,面料商接单战战兢兢

核心提示:据Wind数据显示,43只纺织服装股中,截至今年上半年,有39股的存货金额超亿元,美邦服饰、安正时尚、搜于特、太平鸟、森马服饰、际华集团、海澜之家、雅戈尔8股的存货超10亿元,其中雅戈尔的存货金额排名第一。

在纺织服装领域,存货高企一直是行业通病,这一指标也受到关注。随着2021半年报陆续发布,上市服装企业几家欢喜几家愁,部分服装企业的“窘况”一览无余,而长期困扰行业发展的“库存危机”仍在蔓延。服装企业正步入库存怪圈:8家上市服装企业存货均超10亿元据Wind数据显示,43只纺织服装股中,截至今年上半年,有39股的存货金额超亿元,美邦服饰、安正时尚、搜于特、太平鸟、森马服饰、际华集团、海澜之家、雅戈尔8股的存货超10亿元,其中雅戈尔的存货金额排名第一。图片 雅戈尔的半年报显示,截至报告期末,雅戈尔的存货金额为165.75亿元,占总资产的比例约19.67%。据了解,雅戈尔的存货分类包括材料采购、在途物资、原材料、周转材料、库存商品、在产品、发出商品、委托加工物资、拟开发土地、开发产品、开发成本等。其中雅戈尔库存商品的账面余额约12.7亿元,对应的账面价值约11.98亿元。同时据记者查询历年年报发现,太平鸟自上市以来,仅有2018年一年存货出现0.12%的降低,其余年份均有不同程度的增长,账面价值从2011年的6.64亿元不断增长至2021年上半年的23.64亿元,已占总资产的27.77%。该公司在报告中提到,公司存货金额仍然较大,占总资产的比重较高,如市场环境发生变化或出现竞争加剧等原因,就会导致存货变现困难,公司将会面临较大的存货减值压力和跌价风险。图片 对服装企业而言,库存始终是其主要的痛点之一。产品积压不仅占用了公司的运营资金,也增加了公司的管理成本和获利成本,拉长产品的周转周期,从而降低公司的整体利润。而对于庞大的库存,关闭经营不善的门店,打折促销则成了多数服装企业去库存的传统做法。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服企高管坦言:“目前服装企业消化这些库存需要很长时间,但销库存背后还需要利润支撑,财务报表一难看,银行就会跟在后面催债,所以,越来越多服装企业正步入库存怪圈。”终端存量没及时销出织造企业步履维艰,外贸接单战战兢兢纺织和服装是唇齿相依的行业,终端存量没及时销出,会直接波及纺织业的发展。面料商缺乏批量性大单,织造厂家走货速度缓慢,坯布库存也随之而来。再往下循,便是原材料的持续性价值下跌,造成原料生产的压力。从近期纺织面料贸易端来看,涤纶长丝及终端织造成品库存呈现上行趋势,而三季度以来织造原料库存不断下降,也印证了下游织造采购规模及频率减少的趋势。海内外疫情反复,纺服出口阻力较大,而内需不振,织造企业步履维艰,目前多地织机已有降负的趋势,部分库存较高的企业短暂停车。而另一方面,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就是面料的销售情况并不乐观,今年上半年的旺季市场不及往年,淡季之下面料订单更是表现不佳,除了部分秋冬面料热销之外,其他产品都走货困难。没有订单,织造企业的库存增速也变得极快。2021年已走进9月,目前来看,外贸形势依然具有不确定性,多数出口纺织企业对下半年订单持谨慎态度。海外疫情反复、海运费、国际关系,同时叠加纺织服装库存过高,导致了外贸接单也战战兢兢。对于那些产品竞争力不强,差别化能力差的服装企业而言,库存压力的袭来,或许将是一次严峻的考验,未来若库存因素不能有效缓解,随库存崩塌的服装企业,或将拖垮贸易商和织造企业。无论何种态势,总而言之,库存消化任重而道远,依旧是目前纺织产业链的首要任务。相关报道:

6.13亿的面料库存、15.82亿的服装库存

知名服装品牌遭遇业绩滑铁卢

7月15日晚间,搜于特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发布2021年上半年业绩修正公告,预计半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3.5亿至-9亿元,同比减少2703.88%至4005.82%,由盈转亏;每股收益为-0.4400至-0.2900元。

图片

对于业绩变动的原因,搜于特解释称:一是受疫情影响,公司供应链业务和品牌服饰业务销售收入和毛利均不及预期,导致利润下降;二是公司资金流动性紧张,截止2021年6月30日公司已出现多笔债务逾期及由此导致的多宗诉讼仲裁,为偿还利息、支付供应商货款、仓储租赁费、工资等生产经营支出,公司拟对账面余额6.13亿元的原材料布类及15.82亿元的服装库存在原来基础上进一步进行大力度降价促销,快速回笼资金。由此预计增加存货跌价准备10-11.5亿元。

对服装企业而言,库存始终是其主要的痛点之一。产品积压不仅占用了公司的运营资金,也增加了公司的管理成本和获利成本,拉长产品的周转周期,从而降低公司的整体利润。而对于庞大的库存,关闭经营不善的门店,打折促销则成了多数服装企业去库存的传统做法。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服企高管坦言:“目前服装企业消化这些库存需要很长时间,但销库存背后还需要利润支撑,财务报表一难看,银行就会跟在后面催债,所以,越来越多服装企业正步入库存怪圈。”

图片

长期的行业性库存积压

对品牌自身和市场来说都是一场劫难

由于库存周转天数延长,企业就必须为之付出仓储费用,人力管理费用,这样一来更是在利润下滑时期增加了运营成本。同时,现金流也在因此承压,资金难以回拢,企业生存面临危机。

纺织和服装是唇齿相依的行业,终端存量没及时销出,会直接波及纺织业的发展。面料商缺乏批量性大单,织造厂家走货速度缓慢,坯布库存也随之而来。再往下循,便是原材料的持续性价值下跌,造成原料生产的压力。


而据了解,今年 1-5 月纺织品和服装出口合计约 962 亿美金,同比下降 3.44%,其中纺织纱线、织物及制品 5 月同比已实现 77.34% 的高增长,主要系 3 月起国内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国内纺企已基本全面复工、春节前出口订单已陆续完成生产并出口,防疫用品(口罩等)出口增长拉动纺织品出口高增长。但由于海外疫情仍较严重,国外服装消费需求疲软、国际品牌线下门店关店较多,服装及衣着附件同比下降 -26.93%。


纺织市场并不如想象的那么美好

大量市场单囤积,恐透支未来市场需求!

从近期纺织面料贸易端来看,订单虽然有增加的趋势,但根据多位市场人员反馈,目前订单主要是以“现货市场单”为主,这部分订单数量庞大,短时间会给市场营造出异常忙碌的景象,不过与之相对应的正常订单却在目前表现平平,而这部分市场单多数存在原料上涨后的囤货炒作,同样也会透支后面的市场需求。

而另一方面,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就是面料的销售情况并不乐观,今年上半年的旺季市场不及往年,淡季之下面料订单更是表现不佳,除了部分秋冬面料热销之外,其他产品都走货困难。没有订单,即使成本再高,织造企业也缺乏涨价的勇气。“近期原料涨价,但我们没什么订单也不敢跟老客户上调价格,害怕客户都跑了。”一位织造企业负责人介绍。今年国内疫情已经基本结束,但纺织外贸市场却似乎并没有好转。海外疫情反复、海运费、国际关系,同时叠加去年纺织服装库存过高,导致了外贸接单也战战兢兢。

对于那些产品竞争力不强,差别化能力差的服装企业而言,库存压力的袭来,或许将是一次严峻的考验,未来若库存因素不能有效缓解,随库存崩塌的服装企业,或将拖垮贸易商和织造企业。无论何种态势,总而言之,库存消化任重而道远,依旧是目前纺织产业链的首要任务。

相关资讯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CFW服装经理人”的所有文章,版权均属CFW服装经理人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CFW服装经理人” 以及“作者姓名”,不得对本网站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违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站注明“来源:xxx(非CFW服装经理人)”的稿件,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网站与机构,其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 2002-2021 CFW时尚All Rights Reserved 互联网经营许可证: 浙B2-20110369

时尚APP

时尚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