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行业动态 喜欢扎堆的2.6亿年轻人,能救得了潮牌?

喜欢扎堆的2.6亿年轻人,能救得了潮牌?

核心提示:互联网的快速发展,为Z世代部落化提供了助力。互联网头部平台依托消费洞察、算法、AI技术,不仅能让他们和国际最前沿的体育、娱乐和时尚信息“几乎零时差”,也能很快帮他们找到自己的共同体。

年轻人的变化,引起更多品牌商家的注意。

在2021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上,“养猪大王”刘永好直言:“消费者发生了变化,90后、00后逐步成为消费主体,他们的消费场景与消费渠道和过去完全不同。”

同一个场合,泡泡玛特创始人王宁将这种变化表达得更具体。他认为,“当代消费者的不同在于,他们变成了一个一个的小部落,每个部落都有自己的‘社交货币’”。

有些部落是通过球鞋,有些部落是通过潮玩,有些部落通过游戏,也有一些部落通过茅台,在王宁看来,不同的部落都有自己的“社交货币”来解决社交需求、炫耀需求、满足需求、收集需求。

消费者部落化,正是新消费的一种独特景象,不管是对于消费者自身,还是品牌商家或者是平台,都影响深远。

问题是,以聚焦和引领年轻人为己任的中国潮牌,如何应对这一变化?

01

潮起

王宁所说的“当代消费者”,更多指泡泡玛特切入的Z世代群体。

所谓Z世代,可以粗略定义为1996年~2010年出生的人,包括95后、00后。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Z世代人群高达2.64亿人,约占我国当前总人口的19%。

重点在于,国内Z世代大多是独生子女,相比于70后、80后,他们更有个性,酷爱自由,而成长过程中的孤独,促使他们依托网络渠道寻求更多认同。

据Soul发布的《Z世代社交报告》,近9成的Z世代用户觉得自己朋友圈狭窄,希望通过社交软件扩大朋友圈。

互联网的快速发展,为Z世代部落化提供了助力。互联网头部平台依托消费洞察、算法、AI技术,不仅能让他们和国际最前沿的体育、娱乐和时尚信息“几乎零时差”,也能很快帮他们找到自己的共同体。

正如一个粉丝能够通过微博“广场”“超话”以及明星后援团、工作室、官微等渠道迅速加入“饭圈”,一个Z世代消费者也可以通过网络找到潮玩圈、电竞圈、汉服圈等属于自己的圈层,参与建立有一定秩序的社群。

不要小看这样的圈层,其消费力惊人。

媒体称,由于恰好出生在中国经济高速增长年代,物质生活富足,得到更多代际财富传承,Z世代消费能力不可小觑。据腾讯2019年数据,Z世代的后浪们足足贡献出40%的整体消费。

以并称为“破产三姐妹”的汉服、Lolita裙和JK制服为例,2020年,腾讯发布的《00后兴趣报告》中提到,这三者占据Z世代话题热度前三位,且有62%的00后“愿意在自己感兴趣的领域投入更多的时间和金钱”。

00后砸出了真金白银。IT桔子数据显示,2019年汉服、Lolita裙、JK制服的总体市场规模达到135.2亿元,2020年市场规模预计169.57亿元,市场增长率将超过20%。

“破产三姐妹”之外,Z世代对潮牌服饰的追捧也令不少品牌眼前一亮。

面对Z世代,阿里妈妈m insight《双11投资指南》曾指出“五大消费真相”,第一项便是“***追潮”。消费时,Z世代更追求个性化,乐于通过追赶潮流来表达自己的态度。

值得注意的是,这不只是一种消费方式,而是年轻人的消费主权正在充分彰显,并由此引导品牌求新求变。

举个例子,来自广州的GOTO品牌推出一款专为潮鞋爱好者打造的球鞋收纳盒,市场推广过程中,他们发现消费者趋向于整套的鞋子修护解决方案。再后来,潮鞋收纳盒不再限制于存放鞋子,盲盒手办等潮牌新物种在年轻一代的推动下催生出了更多可能。

同为Z世代的GOTO创始人陈梓能坦承:“是用户在‘教’我们开发产品。”从入驻天猫到成为细分行业Top1,GOTO仅用了1年。

潮流已来,能不能享受到Z世代消费者带来的巨大红利,是中国潮牌的关键课题。

02

入圈

有营销报告指出圈层营销的两个关键点,其一是“打造品牌文化,推进圈层文化融合”。换言之,品牌需要“入圈”。

事实上,不少品牌为吸引某个圈层人群而奋力,其中,李宁的打法颇为典型。

借助国潮“东风”,李宁不断调适经营策略,将品牌的消费主力人群渐渐聚焦于Z世代。

浙商证券的研究显示,中国李宁的消费主力人群在18~25岁,95后、00后对中国李宁的认知度明显高于其他年龄段,中国李宁的定价也在1300元~1400元,帮助李宁品牌重新站回一线城市最中心的商圈位置。

这一变化,得益于李宁对年轻人不同圈层的进击,电竞圈的表现最为抢眼。

据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联合天猫、虎牙发布的《Z世代圈层消费大报告》显示,电竞爱好者超过六成是Z世代。

正因如此,2019年,李宁控股公司非凡体育斥资数亿元收购英雄联盟俱乐部Snake,并改名为“LNG电子竞技俱乐部”,而非凡中国孵化的潮牌LNG也随之调整重心,瞄准Z世代群体。

分析人士对比了2010年LNG刚推出时的服装,发现和今天的品牌理念及设计大为不同:此前的LNG专注于融合运动潮流、户外等场景元素的设计,而如今的LNG更侧重于借助产品的内容表达,强烈传达出Z世代群体热爱的电竞、机能、Y2K艺术和二次元文化。

“借助产品的内容表达”,确实是LNG的鲜明策略。

接受新零售商业评论采访时,LNG总经理余惠爽透露,品牌几条产品线都是围绕Z世代群体热爱的ACG文化展开,且直接呈现于产品细节。

和备受当下年轻人喜爱热捧的日本动画“鬼灭之刃”联名合作,余惠爽团队摒弃了把相关图片贴在衣服上的“传统做法”,转而将背后的热血、工匠精神等文化层面的东西渗透进服饰设计再创造,比如将“鬼灭之刃”剑柄的图案设计在面料上,让工厂进行定制化工艺从而形成设计独特的产品。

这些方法收效甚佳,LNG与“鬼灭之刃”联名产品今年春季一经推出,即销售火爆。

余惠爽表示:“LNG现在还处在‘立品牌’的阶段,目标是把LNG品牌未来潮流‘引领者’的基因快速在Z世代的心智中牢牢‘立’住,品牌内容及产品输出能触发他们的情绪共鸣,从而进入到他们的圈子。”

对于品牌入圈,主打街头概念的潮牌FYP同样在产品上倾注心血,他们通过分析用户喜好,完善产品和更新迭代,在过去偏实用性的街头户外产品设计中融入叛逆性,持续输出“We are who we are”的潮流文化与品牌价值观。

与其他潮牌一样,LNG、FYP都以推出联名产品、展开特别企划等方式,和Z世代尤其是某个“部落”建立情感上的共鸣,进而释放他们的消费力。

对于消费者而言,购买即表达,消费即态度;对品牌而言,找到与消费者的契合点,精准定位,呈现自己独特的文化表达,才是最有挑战之处。

03

出圈

营销报告认为,圈层营销的第二个关键点是,“降低圈层文化门槛,以‘出圈’为核心目标。”

不过,新零售商业评论采访多位品牌商家,他们大多更看重能否真正渗透某个圈层,让他们能够接受、喜爱乃至自传播,“出圈”就会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余惠爽分析称:“所谓出圈或者破圈,更准确地表达,并不是突破自己的圈子,而是把不属于这个圈层的人通过其独特的情绪价值引力,吸附到这个圈层上,这其实应该是一个‘扩圈’的过程,把圈外的人吸引进来,圈子自然会逐渐扩大。”

其实,“至高无上”的街头潮牌Supreme就是如此,一边以“万物皆可潮”的扩圈方式引起年轻人关注,一边依靠全球范围内的众多潮流大咖、明星、网红担当“行走的广告牌”,吸引了全世界的消费者。

Supreme在国际市场进击,日益发达的互联网功不可没,而在中国,移动互联网的发展算得上***全球,为品牌出圈“插上了翅膀”。

一个饶有意味的例子,来自00后淘宝店主COCO,她从卖假发转行卖Lolita裙。有一次,在社交媒体上,买家发布一条穿着她们生产的衣服捡塑料瓶的视频,结果“大火”,强烈的反差吸引更多网友下单,店里衣服被卖爆。

身为店主,COCO将这次经历称为“误入歧途”。产生爆款,和反差带来的流量密切相关,但她认为,对于Lolita裙等二次元产品,“好的设计才是爆款的核心密码”。

FYP主理人zunhagee秉持类似观点:“归根到底,作为一个品牌,创新和质量是核心竞争力。”

新锐潮牌PSO Brand主理人Allan也表示:“在线上,消费者口碑、消费者购买都是以质量为基础。人们不可能为一件劣质的T恤、一件质量不佳的裤子买单。对于忠实的消费者,我们需要以良好的质量来体现品牌的真心。”

质量是潮牌“基本盘”,成为某种共识,潮牌不断提高创新能力、质量等“核心竞争力”,目的是加强消费者的活跃度与黏性,而这离不开平台的赋能。

这方面,天猫依靠自身近2亿Z世代用户和消费洞察,提高潮牌品牌声量、扩大销售额,又通过直播带货与节点促销推动其出圈,更从店铺粉丝到品牌会员建设,展现超强的品牌商经营能力,第二增长曲线迅速建立。

后者,正是眼下最受品牌青睐的私域红利。据媒体报道,截至6月16日,品牌商家在今年6·18期间新增近6000万会员,部分品牌超过50%的成交来自会员,天猫旗舰店已成***的私域。

不只是品牌赋能,作为中国潮牌生态建设的主要推动力量,天猫深耕已久。

从2011年起,EVISU、IT、Aape、Carharrt WIP等重量级潮牌陆续登陆天猫;2016年夏天,陈冠希带着他打造的潮牌CLOT走进天猫,潘玮柏李晨的NPC、阿信及插画家不二良的STAYREAL等国内潮牌也纷纷将***线上旗舰店设在天猫。

近两年,潮奢大量涌入天猫,Balenciaga、Kenzo、Acne Studio等纷至沓来,BAPE、Undefeated、Thrasher等与天猫联手加速线上化,拥有超500万忠实粉丝、发源于美国的“地表最强球鞋展”Sneaker Con不仅入驻天猫,还和天猫联合发起球鞋潮流展,在国内掀起热潮。

今年618前夕,陈伟霆、黄子韬主理品牌CANOTWAIT和YKYB也入驻天猫,和超过1000家潮流服饰品牌一起竞逐6·18。

如此一来,Z世代消费者、潮牌商家合力造就的圈层文化,与天猫的平台文化,助推千亿潮牌市场向前进击,破层出圈。

Allan坦承,正是依托于淘宝、天猫完善的生态内容体系,PSO Brand才得以获得持续上升的品牌影响力。“迄今为止,全网粉丝超过200万,全网年单品销售量超过250万件。”

至此,Z世代消费人群、潮牌、平台构成一个良性循环。

“循环”的原始驱动力,显然是年轻人的需求,但这种需求,多变、感性,时刻考验着品牌的创新能力和战略定力。

在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王宁畅想,消费者部落化趋势将引发明显变化——“每一个小品类都会诞生一家非常伟大的公司,每一个小的品类都能够有自己非常高的用户喜爱程度。”

中国潮牌哪一家会脱颖而出?时间会给出答案。

来源:新零售商业评论  作者:响马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CFW服装经理人”的所有文章,版权均属CFW服装经理人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CFW服装经理人” 以及“作者姓名”,不得对本网站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违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站注明“来源:xxx(非CFW服装经理人)”的稿件,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网站与机构,其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 2002-2021 CFW时尚All Rights Reserved 互联网经营许可证: 浙B2-20110369

时尚APP

时尚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