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行业动态 巨额欠款、多次“限高” 老牌羽绒服企业雅鹿的多重危机浮现

巨额欠款、多次“限高” 老牌羽绒服企业雅鹿的多重危机浮现

核心提示:熟悉雅鹿的行业深度观察人士分析指出,雅鹿的品牌运作实际上呈现“空心化”现象,品牌战略模糊不清,“真正的羽绒服专家”这一品牌口号仅仅停留在炒作层面,并未给出更有意义的品牌阐释。

还记得老牌羽绒服企业雅鹿吗?5月11日,雅鹿在其官方新媒体品牌发布文章《中国品牌日,雅鹿斩获多项荣誉》。文章显示,雅鹿在中国品牌日前后,先后获得“全国企业品牌建设服装行业TOP10”和“苏州制造品牌建设十佳案例”。

雅鹿介绍指出,雅鹿集团1972年创立,位于江苏省太仓市,是一家拥有服装、化纤、地产、物流等众多领域的集团公司。公司荣获2020中国民营企业500强、2020中国民营企业制造业500强等各项殊荣。雅鹿系列品牌无形资产达259.17亿元,位列2020中国500最具价值品牌排行榜260位。

这是雅鹿的A面,雅鹿的B面鲜为人知。

单方面“撕毁”合同

就记者近日从多个渠道获悉到的情况,雅鹿创始人顾振华多次被限制高消费,此前还在债务纠纷期间转移股权,被债权方质疑恶意转移财产。雅鹿方面债务高达几十亿元,多次拒不履行给付义务。并且,2020年3月,雅鹿单方面“撕毁”与经销商的授权合同,经销商诉至法院,目前该案有了最新判决,法院判定雅鹿方面违约,需向原告支付违约金6300万元。

根据4月6日江苏省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披露的案情,2019年2月25日,被告雅鹿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下简称“雅鹿控股”)与原告雅鹿电子商务宿迁有限公司(下简称“宿迁雅鹿”)双方签订了《商标使用许可合同》以及《特许经销合同》(以下统称001号合同),宿迁雅鹿获得的商标授权类别为独占性、排他性授权,授权期限为2019年1月1日至2023年12月31日。

具体而言,雅鹿品牌线上平台的商品系宿迁雅鹿自主生产或委托生产,营销推广与销售也由宿迁雅鹿自主负责,雅鹿控股仅负责品牌商标授权。

但在2020年1月21日,雅鹿控股在其雅鹿官方微博上发布《声明》表示,公司变更雅鹿官方旗舰店运营主体,店铺目前是无授权经营状态。一时间,多位消费者在社交平台上发问,淘宝雅鹿官方旗舰店为什么突然消失了。

根据披露,宿迁雅鹿指出,雅鹿控股的这一行为系在双方约定的合同授权期内的单方面违约行为。

双向的争议点在于2019年10月8日宿迁雅鹿、雅鹿控股以及宿迁卓骏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下简称“卓骏公司”)签订的另一份合同。根据合同,商标的使用许可期限变更为2019年8月13日至2019年12月31日,商标使用费约定保底8000万元,并且宿迁雅鹿还要向雅鹿控股支付100万元的保证金,若8000万元任务未完成,雅鹿控股有权没收保证金。

此前原本的合同约定是2019-2021年三年度内宿迁雅鹿按照实际销售额的3.5%向雅鹿支付商标费,2019年应支付5250万元。新签的合同则将授权时间缩短,保底标费由全年5250万元提高至4个多月共8000万元。

对于上述情况,法院认为,001号合同系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合法有效,许可期限为2019年1月1日至2023年12月31日,尽管在2019年10月8日雅鹿控股曾经与卓骏公司签订有卓骏合同,但该份合同因系双方虚假意思表示,认定为无效,雅鹿控股在合同履行期间提前终止授权,违反了双方合同约定,已构成违约,依法应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

欠款纠纷一桩桩

除了上述合同违约情况,雅鹿方面疑似正陷入债务危机当中。

仅根据启信宝上的公开梳理,雅鹿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简称“雅鹿集团”)的被执行标的达3.14亿元,同时2021年3月11日,与太仓港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的合同纠纷,雅鹿集团因未执行给付义务,公司及其法人张俊杰被法院限制高消费。股东信息显示,创始人顾振华为雅鹿集团最终受益人,持股比例达37.35%。

另外,包括雅鹿集团、雅鹿控股股份有限公司、江苏雅鹿品牌运营股份有限公司在内,三家动产抵押金额超过14亿元。雅鹿集团旗下多家子公司拥有不同程度的经营风险,70%控股的江苏雅鹿石化有限公司被执行金额超过497万元,100%控股的子公司江苏长乐纤维科技有限公司动产抵押超过15亿元。

根据接近雅鹿方面的知情人士透露,目前太仓市金融办已经形成了针对雅鹿的债务委员会,包括雅鹿集团、雅鹿控股在内的多家雅鹿相关企业,其银行贷款超过35亿元。

此外,根据【(2015)苏中商初字第00183号】、【(2015)苏中商初字第00180号】梳理,顾振华等人合计欠付深圳市创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简称“深创投”)、苏州国发创新资本投资有限公司(下简称“苏州国发”)本息超过3亿元,上述债权在2016年经过法院判决已经生效,但至今仍未完成全部给付。今年,在苏州公检法系统专项打击老赖拒执专项活动的压力下,雅鹿归还了拖欠苏州国发的本金6000万余元,深创投的部分仍未给付。

据此,顾振华多次被限制高消费,但在“限高”期间,顾振华多次违规消费。根据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下发的【(2020)苏05执恢7号】显示,2018年至2019年被“限高”期间,顾振华等人多次前往香港、日本、朝鲜等地进行消费活动,2021年3月5日,顾振华等人被分别罚款10万元。并且,2020年12月25日,同样是未执行与深创投之间的给付义务,顾振华被再次“限高”。

此外,有接近雅鹿方面的知情人士透露,2014年在债务纠纷期间,顾振华将其所持雅鹿控股43.1494%的股权转让予女儿顾迎化,二人被债权方苏州天齐湛卢九鼎投资(600053)中心(下简称“九鼎投资”)诉至法院,原告认为顾振华恶意转移财产。

根据裁判文书网【(2016)沪0104民初28654号】的民事判决书显示,2014年,原告九鼎投资与被告顾振华等人产生纠纷,2014年8月18日法院立案受理该案(后该案件在2015年法院判处顾振华、包某某、周某某、黄某某向九鼎投资支付股权回购款3520万元),但顾振华获悉案件后,于2014年11月18日与顾迎化签订《股权转让协议》,约定将其持有的雅鹿控股43.1494%股权以0.5263元/股的价格出让给顾迎化。

判决书中的法院观点表示,顾振华在明知与原告之间存在经济纠纷的情况下,将其持有的雅鹿控股公司的股权转让给顾迎华,此举不当;同时计算雅鹿控股当时的股权价值,其每股价格应大于2元,顾振华以每股0.5263元的价格进行转让,价格明显偏低。因此法院判决撤销顾振华与顾迎化的《股权转让协议》。

有雅鹿经销商告诉记者,雅鹿控股向经销商发出《委托收款函》,要求经销商将应收账款转移到苏州雅鹿方奕服饰有限公司以及张红菊的个人账户。

据其提供的名为《委托收款函》、落款为雅鹿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并加盖公章的文件,2020年3月25日,雅鹿控股表示,“本公司现委托苏州雅鹿方奕服饰有限公司代为收取款项……贵司将款项支付至本公司上述指定账户,即视为本公司收益”。根据启信宝信息显示,苏州雅鹿方奕服饰有限公司的大股东为江苏雅鹿品牌运营股份有限公司(下简称“雅鹿品牌运营公司”),持股比例为75%,而顾振华女儿顾迎化是雅鹿品牌运营公司的15.79%的大股东。

另一份文件则是罗列了“公账”与“私账”两个类目,其中“公账”显示的是苏州雅鹿方奕服饰有限公司,并备注:公对公,有发票;“私账”则显示的是张红菊,备注私对私,只有收据。该经销商表示,不知雅鹿是否是以此举在规避财产冻结以及其他债权人的还款要求。

由盛转衰的十年

在中国的羽绒服市场,雅鹿曾经留下过浓墨重彩的一笔,虽居于“行业老二”,但贴身式追赶“老大”波司登多年,是波司登不容忽视的竞争对手。2003年,雅鹿携手赵薇代言品牌;根据顾振华2010年在《中国企业报》上发表的文章,雅鹿在全球共有1.5万个销售网点;纺织服装周刊2011年对雅鹿的报道显示,2010年其销售额达到30亿元。

顾振华曾在2010年做过预言:“未来十年,可能是中国服装品牌发展的一个很明显的分水岭。”但最近这些年终端不断削减,早已不似从前的风光。

在市场经过多轮洗牌以后,根据《中国纺织杂志》2020年4月刊载的对顾振华的采访,雅鹿在国内现有700余家门店。

曾经的雅鹿怀揣着一个巨大的梦想:成为全球最大的羽绒制品研发生产基地之一,为此雅鹿在多地大手笔兴建产业园。根据《中国服饰报》在2007年的报道,雅鹿计划在3-5年时间内,建成集纺织、服装、自营进出口贸易于一体的产业集群,使雅鹿工业园成为投资规模突破50亿元,年销售突破80亿元的全球最大羽绒服制品生产基地。

不仅如此,雅鹿在扩展品牌与多元化经营方面亦是迈大步伐。2009年,雅鹿推出高端商务男装“奥洛威”,同年收购南京百世吉服饰有限公司旗下“百芙伦”品牌,品牌受众定位于18-25岁都市女孩,到2016年,雅鹿旗下已经囊括了男装、女装、童装、职业装、家纺、配饰等多个品类。同时,雅鹿的产业投资涉及化纤、房地产、港口开发、物流、电力资源、小额贷款等诸多领域。

熟悉雅鹿的行业深度观察人士分析指出,雅鹿的品牌运作实际上呈现“空心化”现象,品牌战略模糊不清,“真正的羽绒服专家”这一品牌口号仅仅停留在炒作层面,并未给出更有意义的品牌阐释。

上述人士指出,雅鹿主品牌缺乏内核,使得延伸出的十几个子品牌并不能利用现有的品牌资产,进行有效的品牌定位,从而导致品牌形象模糊。再加上缺乏有效的营销推广手法、终端统一管理方法,导致雅鹿子品牌在终端互相掐架,形成内部竞争。

正如顾振华所预言的一样,过去十年间,中国的服装品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过去代表潮流的美特斯邦威、森马、潮流前线、拉夏贝尔……有的已被时代落下,有的正处在艰难自救,还有的穿越周期,正站在国货崛起的崭新节点,但回到雅鹿,同样地,这一十年似乎也是对雅鹿并不友好的十年。

针对前文提及的雅鹿债务情况、转移资产之嫌以及收款账户混乱等情况,记者致电雅鹿方面进行核实,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经济观察报将持续关注雅鹿动向。

相关资讯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CFW服装经理人”的所有文章,版权均属CFW服装经理人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CFW服装经理人” 以及“作者姓名”,不得对本网站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违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站注明“来源:xxx(非CFW服装经理人)”的稿件,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网站与机构,其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企业招聘

羽绒服设计师6K-12K

南通 ·江苏华艺时装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IE经理(羽绒服)5K-8K

宿迁 ·江苏华艺时装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缝制车间主任5K-7K

宿迁 ·江苏华艺时装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缝制组长12K-15K

六安 ·艾莱依集团有限公司

工艺放码4.5K-6.5K

常熟 ·波司登羽绒服装有限公司

生产经理面议

常熟 ·波司登羽绒服装有限公司

品控主管面议

常熟 ·波司登羽绒服装有限公司

高级陈列师面议

上海 ·波司登羽绒服装有限公司

样衣工4K-8K

常熟 ·波司登羽绒服装有限公司

商品运营经理面议

苏州 ·波司登羽绒服装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2002-2021 CFW时尚All Rights Reserved 互联网经营许可证: 浙B2-20110369

时尚APP

时尚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