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行业动态 拉夏贝尔实控人股份将被司法拍卖 “女装第一股”或易主

拉夏贝尔实控人股份将被司法拍卖 “女装第一股”或易主

核心提示:三年市值蒸发百亿、海外子公司破产清算、两年关店超9成、预计年亏损13-18亿的“女装第一股”,如今又迎来了实控人股份被司法拍卖,或将易主的消息。

三年市值蒸发百亿、海外子公司破产清算、两年关店超9成、预计年亏损13-18亿的“女装第一股”,如今又迎来了实控人股份被司法拍卖,或将易主的消息。

1月31日晚间,*ST拉夏(603157)(603157.SH)发布公告称,公司实控人邢加兴持有的新疆拉夏贝尔服饰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拉夏贝尔”“*ST拉夏”)25.85%的股份将被司法拍卖,若本次被拍卖的股份全部或大部分成交,将可能导致*ST拉夏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发生变更。

*ST拉夏发布公告称25.85%的股份将被司法拍卖

25.85%的股份将被司法拍卖

实控人或发生变更

根据*ST拉夏的公告,此次被拍卖的股份是公司实控人邢加兴持有的1.416亿股股票(均为限售流通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5.85%,占邢加兴直接持有公司股份数量的99.81%。

据悉,此次拍卖将于3月5日在上海证券交易所大宗股票司法协助执行平台公开进行,拍卖的起始单价为该部分股票在评估基准日2020年11月17日每股评估价1.81元的70%,约为1.27元/股。

*ST拉夏表示,公司与实际控制人在资产、业务、财务等方面均保持独立,本次拍卖不会影响公司的正常生产经营,不会对公司主营业务、持续经营能力等产生重大影响,也不会导致公司股权分布不具备上市条件。

此次司法拍卖,可以说是“意料之中”的事。追溯到2019年8月,邢加兴及其一致行动人上海合夏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合夏”)质押给海通证券的有限售条件股份,因低于最低履约保障比例,未提前购回且未采取履约保障措施,构成违约。

去年7月12日,*ST拉夏公布这1.87亿股公司有限售条件A股股份已被司法冻结,占公司总股本34.16%,占公司A股总股本56.2%。

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邢加兴与上海合夏分别是*ST拉夏的第一、第二大股东。

如今,邢加兴持有的1.416亿股股票将被司法拍卖,如果本次被拍卖的股份全部或大部分成交,将会导致*ST拉夏易主他人。

实控人邢加兴刚被通报批评

此前多次“闪任闪辞”

1月20日,*ST拉夏发布《上交所对公司及有关责任人予以通报批评的决定》,而相关责任人当中就包括邢加兴。

上交所在通报批评当中表示,上市公司实施股份回购,对公司股东权益和公司股票交易都将产生较大影响。公司对外披露大额回购计划,使市场及投资者形成相应预期。*ST拉夏未按公开披露的股份回购方案实施回购,实际回购金额仅达整体回购计划金额下限的40%,实际执行情况与披露的回购计划存在较大差异,且经延期后仍未按计划完成回购,影响投资者及市场预期,*ST拉夏的上述行为违反了相关规定。

公司时任董事长邢加兴(职务任期为2017年9月25日至2020年2月3日)、段学锋(职务任期为2020年5月8日至今)作为公司经营决策及信息披露的第一责任人,负责股份回购方案制定、披露和实施,未能勤勉尽责,对公司的违规行为负有责任。上述责任人的行为违反了相关规定及其在《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声明及承诺书》中作出的承诺。

为此,上交所对*ST拉夏及时任董事长邢加兴、段学锋予以通报批评。

值得一提的是,邢加兴在去年一年内曾多次“闪任闪辞”。据红星资本局此前报道,2020年2月3日,邢加兴辞任董事长的职务,不再在上市公司任职。

2月25日晚,*ST拉夏董事会召开会议,重新聘任邢加兴为新任总裁,同时代行公司董事会秘书职务。彼时,*ST拉夏称,再度“换帅”有助于公司持续推进各项转型调整措施,克服当期疫情带来的困难,实现公司的持续发展。

到了4月20日,重新上任不到两个月的刑加兴再次因个人原因申请辞职。此后,*ST拉夏频频曝出高管离职的消息,短短半年,换了5位总裁,今年1月4日,董事长段学锋也向董事会递交了辞职报告。

2020年关店3900余家 业绩预亏138亿

或引发退市风险

就在公布司法拍卖公告的前一日,*ST拉夏发布了2020年度业绩预亏公告,经初步核算,预计2020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13-18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非净利润亏损15-20亿元。

公告表示,亏损的原因与大量关闭门店、处置投资项目亏损以及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等有关。

1月30日发布业绩预亏公告

从2019年以来,拉夏贝尔开始大幅关店,根据2019年年报的数据,拉夏贝尔一年内关闭了门店4391家。而2018年底,拉夏贝尔门店数量为9269个,短短一年时间,线下门店数量几乎“腰斩”。

目前,拉夏贝尔的关店趋势还在持续,2020年又关闭了超过3900家门店。2020年度业绩预亏公告中披露,境内线下经营网点数量已由年初的4878个降至年末的900余个。

两年时间关闭了超过9成的门店,数量从9269个大幅减少至900余个。除此之外,这部分关闭门店的经营亏损及一次性装修摊销等费用,也给*ST拉夏带来超过3.5亿元的亏损。

除了关闭大量门店,*ST拉夏的部分子公司也已经进入了司法清算程序,其中包括杰克沃克(上海)服饰有限公司及花费4.5亿元收购的法国品牌Naf Naf SAS。

同一天,*ST拉夏还发布了可能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的提示性公告,若公司2020年末经审计后的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为负值,公司A股股票可能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回溯拉夏贝尔的股价表现,在2017年上市之初时,曾创下30.62元/股的历史高位,之后便一路下滑至如今的1.3元/股左右,降幅达95.8%。

根据同花顺(300033)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2月1日,*ST拉夏市值约为7.12亿元,距离其巅峰期160亿元的市值,已大幅缩水超95%,超150亿市值被蒸发。

国内首家A+H股明星服装品牌

短短三年跌落神坛

2014年,拉夏贝尔在港交所上市;2017年,又登陆A股市场,成为首个“A+H”股服装品牌。2017年营收近104亿元,一度成为国内营收最高的女装上市企业,旗下有La Chapelle、Puella、Candie's、7 Modifier及La Babite等多个品牌,一时风头无两,被称为“中国版ZARA”。

而如今,25.85%的公司股份被司法拍卖、关闭超过9成的门店、市值缩水150亿元、股价大幅下降95.8%……短短三年,*ST拉夏是如何跌落神坛的?

据红星资本局此前报道,创立拉夏贝尔之初,邢加兴就一直秉持“规模扩张”的理念,将在资本市场募集的资金几乎全部都用于零售网络的拓展建设,维持着高速扩张。

根据公开数据,2012年年初,公司仅有3340家门店。到2017年末,拉夏贝尔的门店数已经扩张到了9448家。门店的扩张,短期内大幅提升公司的营收,但是这期间,销售费用也不断攀升。

红星资本局统计发现,从2015至2019年,销售费用分别为33.94亿元、40.45亿元、43.55亿元、60.32亿元、51.36亿元,销售费用占比分别为45.62%、47.3%、48.39%、59.28%、67%。

从2015年-2019年,公司收入涨幅仅3.05%,而销售费用涨幅为51.33%,远超营业收入的增长。

“规模扩张”除了门店数量,还有品牌的拓展。2011年之前,拉夏贝尔仅有三个女装品牌。巅峰时期,拉夏贝尔的子品牌数量高达近20个,涵盖了女装、男装、童装等。

现在看来,“规模”扩张的商业模式没有带来可观的收益。从2018年开始,拉夏贝尔开始逐年亏损,根据财报显示,2018年-2020年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分别为,亏损1.6亿元、亏损21.6亿元和预计亏损138亿元。

因为连续亏损两年,从去年7月1日起,拉夏贝尔股票实施退市风险警示,代码变更为“*ST拉夏”。紧接着2020年7月2日,深交所发布公告,*ST拉夏被调出深港通下的港股通股票名单。

除了*ST拉夏A股面临退市风险,港股也彻底沦为“港仙”,截至2月1日红星资本局发稿前,拉夏贝尔(06116.HK)最新股价为0.29港元。

相关资讯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CFW服装经理人”的所有文章,版权均属CFW服装经理人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CFW服装经理人” 以及“作者姓名”,不得对本网站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违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站注明“来源:xxx(非CFW服装经理人)”的稿件,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网站与机构,其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企业招聘

女装设计师8K-10K

广州 ·广州米徕服饰有限公司

主设计师面议

广州 ·广州市左迪服饰有限公司

大店长面议

莆田 ·上海拉夏贝尔服饰股份有限公司泉州分公司

培训专员面议

泉州 ·上海拉夏贝尔服饰股份有限公司泉州分公司

陈列专员面议

泉州 ·上海拉夏贝尔服饰股份有限公司泉州分公司

销售主管面议

泉州 ·上海拉夏贝尔服饰股份有限公司泉州分公司

IT技术支持面议

洛阳 ·拉夏贝尔洛阳分公司

工程主管面议

洛阳 ·拉夏贝尔洛阳分公司

销售管理培训生面议

洛阳 ·拉夏贝尔洛阳分公司

大店经理面议

洛阳 ·拉夏贝尔洛阳分公司

版权所有© 2002-2021 CFW时尚All Rights Reserved 互联网经营许可证: 浙B2-20110369

时尚APP

时尚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