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行业动态 直播电商大火“网红电商第一股” 如涵却要逆势退市 前景是否堪忧?

直播电商大火“网红电商第一股” 如涵却要逆势退市 前景是否堪忧?

核心提示:11月25日,如涵发布公告称,公司已收到三位创始人发出的不具约束力的初步建议书,提议将公司私有化。

11月25日,如涵发布公告称,公司已收到三位创始人发出的不具约束力的初步建议书,提议将公司私有化。如涵相关负责人表示,不排除如涵未来有考虑A股上市的打算。当今直播电商大火,上市仅一年半的“网红电商第一股”如涵为何在此时选择退市?其前景是否堪忧?

网经社注:图片采集自如涵投资者关系网站

上市一年半市值蒸发70% 如涵或将开启私有化

11月25日,如涵控股宣布公司董事会已接到公司三位创始人冯敏、孙雷和沈超(买方集团)于2020年11月25日发出的初步非约束性建议书,提议以每股0.68美元(或每股ADS 3.4美元,如涵控股1个ADS相当于5个普通股)的现金, 收购 买方集团尚未持有的公司所有已发行的A类普通股。

公司董事会已成立了一个由独立董事Cecilia Xiaocao Xu、Junhong Qi和Tina Ying Shi组成的特别委员会,以评估和审议该私有化提议。

对此,如涵相关负责人表示,不排除未来有考虑A股上市的打算。同时,有接近如涵高层的相关人士表示,顺利的话,公司8个月左右,也就是到明年夏天就能完成私有化进程,三位创始人构成的买方团已在筹备资金了。

网经社注:图片采集自如涵官网

公开资料显示,如涵控股创立于2001年,是“网红电商”模式最早一批的探索者,即在社交 媒体 孵化网红,并借助网红的影响力销售商品。2014年,冯敏和张大奕合作开出 淘宝 店“吾欢喜的衣橱” ,店铺销量一度在淘宝服装品类位列第一。2015年,冯敏开投入大量资金孵化网红,复制下一个“张大奕”。2016年如涵通过借壳化妆品销售公司克里爱挂牌新三板,2018年4月摘牌。2019年4月,如涵在纳斯达克上市,首日股价重挫37.20%。

此时,距离如涵控股上市仅仅一年半时间。参考2019年上市时12.5美元的 IPO 价,如涵私有化价格仅为3.4美元,较IPO价累计蒸发72.8%,市值缩水大半。

直播电商大热 “网红电商第一股”为何前景堪忧?

疫情之下,直播电商大热,吸引众多平台入局,但作为老牌MCN 机构 的如涵为何要在此时选择逆势退市呢?

1.如涵财报现端倪

其实如涵的颓势早有预料,从近几个季度如涵发布的财报便可看出。

11月23日, 如涵 控股(RUHN.US)公布了2021财年Q2 财报 。财报显示,第二财季 营收 2.485亿元,同比下滑9%。如涵自营业务下产品销售收入为1.292亿,减少了37.9%。

值得注意的是,这已是如涵连续三个季度出现营收同比下滑。

如涵归属于母公司的净亏损为3120万元,同比收窄38%;调整后净亏损2020万元,去年同期 净利润 250万元,再次扭赢为亏。

2.如涵过度依赖头部网红

在网红和粉丝 数据 方面,截至今年9月30日止,如涵签约网红数量从去年同期的146个增加到2020年9月30日的180个,其中,头部网红的数量从5个增加到8个;肩部网红的数量从14个增加到24个;腰部网红的数量从12个增加到21个;潜力网红的数量从115增加到127个。肩部、腰部网红的总数量同比增长了73%。而粉丝数也从去年同期的1.9亿增加到2.953亿。

彼时,如涵的 招股书 显示:如涵有113 个签约的网红(KOL),分为一线网红、成熟网红以及新晋网红三个级别。张大奕、大金、管阿姨同列一线网红阵营,其中,张大奕居首位。

网经社注:图片采集自如涵官网

数据显示,在2017财年、2018财年、2019财年前三季度,顶级KOL贡献的 GMV 占比分别为60.7%、65.2%、55.2%。可见,一线网红是如涵营收重要的贡献存在。

尽管如涵有意识地在正在头部网红的数量,但截至今年9月30日止,其头部网红的数量也仅从5个增加到8个;反而是肩部网红、腰部网红以及潜力网红的数量增长更为可观。

此外,受蒋凡和张大奕的绯闻影响,张大奕的网店销量也曾一度出现下滑。因过度依赖张大奕,如涵的市值也受到了一定影响。

网经社电子商务 研究 中心网络零售部主任、高级分析师莫岱青表示,如涵虽然竭力的在培养新的红人,但是目前仍困于公司超大部分的营收由张大奕等头部创造。其他的红人们创造营收比例还是太少。加上从上市以来,如涵市值进一步缩水,未被资本市场完全认可。因此,如涵私有化之路也成了意料之中的事情。

3.直播电商大火 如涵面对强劲的竞争压力

2020年上半年,直播带货频频上热搜。薇娅、李佳琦、辛巴记录一再被打破,电商大佬、各县市长等纷纷出圈,明星们更是参与这场狂欢之中。直播电商正在“二次爆发”成为新增长点,直播成为电商、品牌、商家等的“标配”,直播渗透率在快速提升。受疫情影响,今年的直播带货“火”出了新高度。

据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发布的《2020年(上) 中国 直播 电商数据 报告 》(以下简称“《报告》”)显示,2020年上半年,直播电商交易规模达4561.2亿元,预计全年交易规模达到9712.3亿元,直逼万亿大关。

网经社定义直播电商为商家/品牌等借助直播平台来销售自己的产品,让消费者了解产品各项功能,从而实现购买的交易行为。

《报告》指出,目前直播电商包括MCN机构、主播、零售电商、短视频平台、社交平台、服务商六大类型。在产业链中包括的主要平台有:1)MCN机构:如涵、谦寻、美one、蜂群文化、大禹网络、网星梦工场等;2)主播:薇娅、李佳琦、张大奕、雪梨、罗永浩 、辛巴、散打哥等;3)零售电商:淘宝、 拼多多 、 京东 、 苏宁 易购、 蘑菇街 、 唯品会 、 小红书 等;4)短视频平台: 抖音 、快手、火山、B站、斗鱼等;5)社交平台:微信、 微博 、MOMO;6)服务商: 有赞 、 微盟 等。

莫岱青表示,李佳琦、薇娅等主播在竞争上给如涵造成了巨大压力。外加电商平台纷纷入局直播电商如淘宝直播、京东直播、苏宁直播、拼多多直播等,以及抖音、快手在直播电商领域的崛起,进一步瓜分了直播电商市场。而如涵在其头部网红主播上优势并不凸显,并未很快调整好并适应新的直播电商环境。

4.直播行业迎强监管 如涵转型难

面对并不亮眼的财报和过度依赖头部主播的如涵,要想转变当前局势并不简单。近日,国家相关部委接连发布多项有关直播电商的意见规定,直播电商行业将迎来强监管时代,这让如涵转型面临重重困难。

11月23日,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的官网发布了《关于加强网络秀场直播和电商直播管理的通知》,《通知》要求要对头部直播间、头部主播及账号、高流量或高成交的直播带货 活动 进行重点管理,加强 合规 性检查。

在此之前,11月6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了《市场监管总局关于加强网络直播营销活动监管的指导意见》。11月13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会同有关部门起草的《互联网直播营销信息内容服务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对外发布并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

上述一系列政策背后直指直播行业乱象: 刷单 、产品质量无法保证、直播电商 售后 服务等配套不完善等。

如涵在私有化完成后,面对强监管的情况下,能否在A股续写“网红电商第一股”的新故事,目前尚不得知。(文/森淼)

相关资讯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CFW服装经理人”的所有文章,版权均属CFW服装经理人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CFW服装经理人” 以及“作者姓名”,不得对本网站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违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站注明“来源:xxx(非CFW服装经理人)”的稿件,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网站与机构,其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 2002-2021 CFW时尚All Rights Reserved 互联网经营许可证: 浙B2-20110369

时尚APP

时尚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