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行业动态 2020年,这些品牌从中国市场消失了

2020年,这些品牌从中国市场消失了

核心提示:商业世界越丰富越无趣、越过剩越混乱,低端竞争的厮杀与劫掠背后的底层逻辑从来不是顾客价值的创造与满足,相反是顾客价值的破坏与撕裂,行业失去价值中心追随低端的互撕与砍伐,顾客失去辨别迷失于眼花缭乱的“美好承诺”,最终演变出的不是活力与蜕变,是撕裂的商业生态与商业伦理的虚妄,低端满足与低端供给重返往复。

出品/联商网&搜铺网

撰文/李瑟

图片/联商图库

近几天,艾格破产和露华浓破产相继登顶热搜,然而,二者最终走向并不相同,艾格成衣宣布破产,露华浓却绝处逢生,和债务人达成协议,免除“破产”。

随着疫情和竞争格局的变化,品牌“淘汰赛”正在加剧,外资品牌退出中国市场、本土品牌破产正在变得屡见不鲜。

2018年8月 “英国高街鼻祖”快时尚品牌Topshop宣布终止中国业务;2018年年底, New Look宣布中国门店全部关门;2019年,快时尚品牌Forever 21作别中国市场……

如今“阵营”还在壮大。

服饰:破产、退出“重灾区”

服饰行业今年的日子并不好过。

根据联商网零售研究中心此前统计,52家服饰上市公司中上半年营收、净利润双线增长的仅有雅戈尔1家;而营收净利双下降的企业则高达38家。

疫情影响下,今年众多服饰品牌宣布退出甚至破产。

1993年进入中国市场的真维斯在今年1月宣布进入破产清算程序,公开资料显示,2013年,真维斯在全国已经拥有2500多家门店,销售额近50亿港元,堪称内地休闲服饰老大。不过随后真维斯是的业绩就开始遭遇“滑铁卢”,从50亿到40亿、28亿、19亿、16亿,伴随业绩下滑而来的是关店和裁员。

1月21日,拉夏贝尔子公司杰克沃克因无力偿还债务,被法院比准破产清算申请。拉夏贝尔方面称该品牌仍处于培育发展的初期,品牌竞争力不强,未来仍需大量的资金投入,且盈利前景不能乐观估计,目前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已不具备持续运营能力。

5月18日,拉夏贝尔发布公告称,公司全资子公司法国Naf Naf SAS因无力清偿供应商及当地政府欠款,当地法院已经裁定其启动司法重整。

和真维斯同时崛起的Esprit也在5月31日正式退出中国市场。

从2月份开始,Esprit的中国门店、官网就通过1折销售清库存,4月天猫旗舰店也加入打折阵营,5月31日全面关店。

此外,Esprit母公司思捷环球与慕尚集团在2019年12月正式合作,按照原计划慕尚集团将全权接手Esprit在中国内地的发展,不过就在7月,思捷环球已经发布与慕尚集团“分手”公告,宣布终止合资协议并且即时生效。

快时尚方面,Gap集团旗下Old Navy在进入中国近6年后宣布于3月1日全面撤出中国市场;

日本女装earth music&ecology宣布于6月30日全面退出中国市场,一同退出的还有其母公司STRIPE INTERNATIONAL集团旗下女装品牌Samansa Mos2和E hyphen word gallery。

earth music天猫旗舰店发布公告称,店铺已于2020年6月21日正式关闭,earth music&ecology品牌将于2020年6月30日全面退出中国市场,amansa Mos2和E hyphen word gallery的天猫旗舰店也已经关闭。

6月24日,潮牌Superdry(极度干燥)官微发文表示正式退出中国市场。Superdry称,由于新冠疫情Covid-19的影响,将暂别大陆市场。2020年7月起,Superdry自营店以及品牌电商旗舰店将陆续关闭;

7月20日,森马服饰发布公告称将向股东森马集团出售全资子公司法国Sofiza SAS 100%的资产和业务。森马服饰方面称称疫情暴发后,Kidiliz集团主要经营地区法国和意大利以及整个欧洲市场经济遭受重大损失,对公司的业绩造成不利影响,为了避免该业务对公司业绩造成持续的不利影响,公司拟出售该资产及业务;

今年8月,欧洲快时尚品牌C&A发布公告称,将其中国业务出售给总部位于北京的私募股权公司中科通融;

8月25日,一代鞋王达芙妮宣布将彻底退出中高档品牌的实体零售业务(包括中国大陆及台湾),未来将继续进行“轻资产”业务模式的战略转型,重点放在核心品牌业务,并关闭旗下所有其他品牌业务销售点;

10月20日,日播时尚宣布,公司控股子公司广州腾羿服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州腾羿”)已于近日收到法院《民事裁定书》和《指定管理人决定书》,裁定受理对广州腾羿的破产清算申请,并指定了破产管理人;

11月10日,上海破产法庭公众号发布一则“双11”特辑消息,提及上海艾格服饰有限公司破产清算案,将在网店以“全场一折”的特价处置资产。艾格也回应称未来将专注内衣业务。

联商特约专栏作者、资深零售人士孙裕隆此前指出,作为2020上半年受灾最严重的行业之一,服饰行业整体都面临着售罄率不高、库存高企、现金流异常紧张的局面,同时在疫情的突袭之下,服饰行业的倒闭潮加剧,服饰行业上下游产业链整体低迷。

美妆:香邂格蕾退出 Space NK败走

除了服饰外,美妆市场也是“冰火两重天”。

一方面是完美日记、花西子等国货美妆品牌的崛起,另一方面则是露华浓等品牌陷入破产危机。

日前,露华浓破产登顶热搜,这不是露华浓第一次遭遇危机。早在2013年,露华浓便因为营收不佳宣布退出中国市场,时隔三年后重新回归的露华浓如今陷入破产边缘。

此前大火的韩妆也逐渐“失色”,爱茉莉太平洋预计在今年关闭90多家门店,旗下的悦诗风吟在去年便已关闭40多家门店。

今年5月24日,香邂格蕾(Roger&Gallet)宣布天猫旗舰店将于6月30日闭店,其实早在今年2月,欧莱雅方面就表示正与法国控股公司Impala就出售旗下个人护理品牌香邂格蕾进行谈判,交易预计将在今年夏天完成,但未透露具体细节。

英国著名美妆集合店品牌Space NK也宣布于5月31日前陆续关闭门店,根据Space NK在今年1月发布的最新年度财报,该公司上一年销量录得增长6%至1.09亿英镑(约合人民币8.7亿元),但利润却录得同比下跌5%至300万英镑(约合人民币2608万元)。

另据《化妆品财经在线》报道,7月15日,欧莱雅集团旗下美容仪品牌科莱丽(Clarisonic)在品牌官网及Instagram官方账号宣布,“如果10多年改变游戏规则的创新和技术后”,品牌将于2020年9月30日正式关停,所有产品将在科莱丽官网、丝芙兰、亚马逊、ultabeauty、costco等官方授权销售渠道以5折出售,售完为止。

百货:近十家大型商场宣告关闭

百货行业这一年也并不平静。

直播、免税等救市措施使得中国市场快速恢复增长,这使得百货行业今年虽有关店但是并未形成“关店潮”。

3月13日晚间,*ST秋林公告宣告,连续两年期末净资产为负,连续两年被审计机构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根据相关规定,上交所决定自3月18日起暂停公司股票上市。董事长失联、黄金业务停滞、内控形同虚设……都加速了120岁的秋林集团退市风险。

4月20日,上海巴黎春天百货虹口店在微博公众号上发布了闭店通知,门店将于4月30日正式停止经营。关于闭店原因,巴黎春天方面称是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

6月29日,新世纪百货南坪商都店官微发出《告顾客书》,宣布自6月30日18:00营业结束后停止营业。

7月31日,芮欧百货在其官方微信号发布消息称,因配合深圳华润万象城商业计划的调整,芮欧百货(深圳)将于2020年8月31日22时闭店熄灯,正式结束营业。

8月29日,北京金杜(成都)律师事务所发布了成都美美力诚百货有限公司破产财产分配报告。

报告披露:2020年8月6日,锦江区人民法院做出(2019)川0104破5号之六《民事裁定书》,裁定宣告美美力诚破产。目前,债权清偿工作暨破产财产的分配工作已经全部完成。美美力诚百货曾是成都高端百货的代表之一,在成都商业中拥有一席之地,其先后引入了包括GUCCI、爱马仕等在内的数十个世界顶级品牌。

10月21日,经营近9年时间,南宁王府井奥特莱斯最终因场地租赁合同到期正式闭店。而在今年上半年,乌鲁木齐王府井百货和福州王府井百货分别于2月和5月31日停止对外营业。

受多方因素影响,麦凯乐青岛西海岸店决定将于2020年12月16日闭店。近两三个月以来,麦凯乐西海岸店相继已有大批商家陆续撤出。事实上困境早有端倪,自西海岸近年来各大商业体的相继落地,麦凯乐西海岸店的消费客源被大大分流。

总体上,百货商场日渐式微,疫情只是催化剂。从今年上半年的业绩来看,52家百货上市公司中营收、净利润双线增长的仅有3家,分别为豫园股份、永旺及小商品城,而永旺在上半年亏损0.63亿元;而营收净利双下降的企业则高达41家;52家企业中有19家出现不同程度亏损。百货调整任重道远。

超市:乐购卖身华润 欧尚退出中国

今年2月,TESCO乐购宣布,将向华润集团出售与华润成立的合资公司Gain Land的20%股权,即华润系100%接盘TESCO乐购中国业务。

此前,华润系通过华润创业有限公司与TESCO乐购签署的合资协议,收编了TESCO乐购中国业务,于2014年完成组建合资公司,华润方面持有合资公司80%的股份,TESCO乐购持有合资公司20%的股份。

这意味着这家欧洲超市巨头正式退出中国。

到了10月19日,法国多家媒体发布消息称,法国超市集团欧尚宣布决定离开中国,将它的子公司和其拥有484家商店(欧尚和大润发)的高鑫零售卖给阿里巴巴,卖价为30亿欧元。欧尚集团通过此次出售,寻求减少债务,并打算在新国家发展零售业务。

这也是外资超市品牌在中国市场的常规操作。

比如麦德龙将中国的控制权和经营权交给了物美,家乐福“委身”苏宁、乐购选择了华润万家等,如今国内市场只有沃尔玛、永旺还在坚守。

生鲜:呆萝卜、易果生鲜破产

生鲜电商赛道今年也消失了两位重量级“选手”。

3月11日,合肥中院发布《破产公告》称,已受理“呆萝卜”(安徽菜菜电子商务有限公司)重整一案,即日起,启动案债权人申报。

公开资料显示:呆萝卜是一家结合线下门店和APP,采用“线上订线下取,今日订明日取”模式的,社区生鲜零售商。

自2016年第一家门店落地合肥以来,呆萝卜在安徽、江苏、河南、湖北四省迅速覆盖了19座城市,门店数量超过1000家,辐射上万个小区,月订单超过1000万单。2019年7月,呆萝卜完成数亿元A轮融资。呆萝卜曾公开表示,未来要在全国50座城市开设10000家门店。

2019年11月22日,呆萝卜官方微信发表声明称:由于经营不善导致资金紧张,公司日常经营受到重大影响。一天之内,工资社保断交,权限被限制,随后呆萝卜杭州产品研究和运营罢工。随后杭州南京多地停摆,呆萝卜濒临绝境。

随后呆萝卜开展自救,只是大势已去终究难逃破产。

同样在今年宣告破产的还有我国最早成立的生鲜电商平台易果生鲜。

10月14日,《联商网》从易果生鲜多位前员工处得到证实,易果生鲜已进行破产重组。

10月13日,据新加坡联合早报报道,易果生鲜(上海易果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云象供应链(上海云象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和安鲜达(上海安鲜达物流科技有限公司)已于7月30日进入自愿破产重组。

编后语

在孙裕隆看来,商业世界越丰富越无趣、越过剩越混乱,低端竞争的厮杀与劫掠背后的底层逻辑从来不是顾客价值的创造与满足,相反是顾客价值的破坏与撕裂,行业失去价值中心追随低端的互撕与砍伐,顾客失去辨别迷失于眼花缭乱的“美好承诺”,最终演变出的不是活力与蜕变,是撕裂的商业生态与商业伦理的虚妄,低端满足与低端供给重返往复。往复之下迷失者众,清醒者寡,盲从者众,独立者寡,在迷失与清醒之间,在盲从与独立之间轮回往复。

他认为,商利有道者在商利无道者面前总是被乱拳打懵,向前看这场混乱不过是刚刚拉开序幕,不迷失自强大,静行者安天下。

相关资讯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CFW服装经理人”的所有文章,版权均属CFW服装经理人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CFW服装经理人” 以及“作者姓名”,不得对本网站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违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站注明“来源:xxx(非CFW服装经理人)”的稿件,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网站与机构,其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商机在线

企业招聘

督导6K-8K

湖州 ·杭州摩西品牌管理有限公司

高端品牌服饰店店长10K-30K

上海 ·山东恩雅服饰科技有限公司

督导(less)6K-9K

杭州 ·江南布衣服饰有限公司

市场经理8K-15K

杭州 ·杭州卡贝杰服饰有限公司

商品数据分析专员8K-15K

杭州 ·杭州卡贝杰服饰有限公司

商品数据分析专员8K-15K

杭州 ·杭州卡贝杰服饰有限公司

大区经理8K-15K

杭州 ·杭州卡贝杰服饰有限公司

电子商务运营主管面议

镇江 ·镇江一马先制衣有限公司

盘点人员面议

金华 ·金华园吉服饰股份有限公司

销售助理(AD)4.5K-8.5K

温州 ·浙江名远服饰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2002-2021 CFW时尚All Rights Reserved 互联网经营许可证: 浙B2-20110369

时尚APP

时尚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