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企业报道 名创优品陷“停薪降薪”风波,快消业如何走出疫情困局

名创优品陷“停薪降薪”风波,快消业如何走出疫情困局

核心提示:在抵抗疫情影响的过程中,快消行业通过对线上业务的拓展,也使其在“后疫情时期”有了新的发展方向和可能。

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给不少行业的发展带来了冲击。以零售业为例,国家统计局最新数据显示,今年前两个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52130亿元,同比下降20.5%。

销售额的猝降,让不少企业的发展陷入了困境。红蜻蜓副董事长钱帆便公开表示,疫情期间,工厂开支和门店租金等各方面成本并没有减少,每月费用达1亿多元。中百集团董秘汪梅方认为,即使疫情过去了,情绪消化会有一个过程,去线下一些领域消费的勇气需要培养、信心有待恢复。

作为零售业的巨头之一,平价快消品牌名创优品也难以独善其身。名创优品2月底发布《共克时艰倡议书》,希望通过全员降薪的方式来自救。但有员工向媒体反映称,除了书面“倡议”,门店员工还收到了主管部门的口头通知,“有不同意的,2月份(工资)会全部发放,然后走离职流程。”

不过,在抵抗疫情影响的过程中,快消行业通过对线上业务的拓展,也使其在“后疫情时期”有了新的发展方向和可能。中国品牌研究院研究员朱丹蓬对新媒体表示,注重线下与线上业务均衡布局的企业吃到了行业变局的红利,这亦是未来快消行业的发展趋势。

快消巨头卷入“强制停薪降薪”风波

随着全国疫情防控态势逐渐好转,各地企业陆续进入复工状态。但对不少企业而言,难以在短时间内恢复到正常状况,“降薪”也因此成为其目前主要的自救方式。

3月中旬,名创优品联合创始人、CEO叶国富宣布,为继续推进复工复产,将新品价格下调30%,试图通过“优质低价”策略杀入平价消费市场。而就在不久前,为度过难关,一份《共克时艰倡议书》使名创优品陷入强制员工“停薪降薪”的风波中。

名创优品方面称,自疫情暴发以来,零售行业的发展受到了“海啸级”的冲击,特别是以线下为主的零售实体企业,在各个层面都遭到了巨大的影响。名创优品1月份业绩下滑30%,2月其国内三分之二的门店暂停营业,开业门店的销售额同比下降超过95%。

另外,国内及国际仓库长时间停工,导致名创优品出现大量库存积压,现金流大幅减少,与此同时,名创优品仍要负担巨额的固定成本,如人工薪酬和租金等,经营压力可谓巨大。

层层压力传导之下,名创优品向全体员工发出倡议,希望通过全员降薪的方式减轻企业负担,一起“活下去”。不过,据36氪报道,在倡议书发出后,名创优品员工通过社交平台曝光了公司行为,称收到了主管部门的口头通知,“有不同意的,2月份(工资)会全部发放,然后走离职流程。”但随后,部分言论被删除。一名员工表示,在此期间他曾受到公司的威胁恐吓。“要是不删除,半小时内报警。”

此后,名创优品对媒体公开回应称,意见收集显示,97.7%的员工支持全员降薪。同时,名创优品否认对相关员工进行删帖威胁。

除上述降薪风波之外,名优创品还因主播在直播中骂观众、涉嫌虚假售卖口罩等事件惹来争议。

2月份,因直播卖口罩被消费者质疑库存等问题,名创优品一位女主播当众与消费者进行互骂。事后,名创优品对该女主播“狗咬人我不能咬回去”、“尽管投诉我们”等言论表示道歉,并追究其相关责任。

消费者之所以在口罩的问题上较真,原因在于名创优品此前已因销售口罩引发过多次争议。1月份时,有消费者表示,名创优品部分门店的口罩不单卖,必须消费满79元才送一件。据《商学院》报道,对此名创优品方面表示,“满赠”是疫情最严重期间个别门店出现的现象,出发点是防止有人抢购囤货,已被立即叫停。

此外,3月15日,有消费者在投诉平台发文称,3月9日通过名创优品微信小程序购买了790元的医用外科口罩,但到手的口罩既查不到生产厂家,也查不到外包装上的注册证编号,“生产日期等信息都是后贴上去的。”

名创优品回复新媒体称,事件涉及口罩由山东一医疗器械公司生产,厂家资质证照齐全,厂商及产品信息均可在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网站查询。

天眼查资料显示,名创优品由叶国富创立于2013年,随后迅速发展壮大,短短数年内成长为营收百亿级别的行业连锁新贵。2018年,名创优品引入高瓴资本和腾讯10亿元战略投资,并开始谋求登陆资本市场。

线上业务或助力快消行业破局

疫情是一面放大镜,会将企业的短板迅速放大,对快消行业来说尤其如此。

朱丹蓬对记者表示,中国以往的快消品层次只有高端、中端、低端三个层次,随着消费的升级及扩容,整个中国的消费层次裂变为六个不同的级别:超高端、高端、中端、中低端、低端。平价快消品牌的优势在于,能够精准匹配其重度消费人群,进而满足他们的核心需求和诉求。

以名创优品为例,其“十元店”的经营特色契合了消费裂变带来的机遇,到2015年时,在创立不到两年的时间里,名创优品便已在全球开店1100家,营收突破50亿元。截至目前,名创优品已有超过4000家门店,2018年营收突破170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伴随着名创优品的耀眼业绩,其运营中存在的隐患也在逐渐显现。

据了解,除少量直营店外,针对国内和国外不同的业务,名创优品另有两种对应的开店模式。国外业务采取的是1:1出资的合作店模式,国内则采取加盟店模式,以“品牌使用费+货品保证金制度+次日分账”的方式进行合作。名创优品计划到2022年,在100个国家开设1万家门店。

名创优品对新媒体表示,其加盟方式属于类直营加盟,渠道由加盟商提供,名创优品负责产品开发和运营管理,属于轻资产模式。此前,36氪报道称,名创优品的运营模式对流动资金要求很高,加盟商需要承担的是水电费、店租、员工工资、货品保证金等等,但运营及品牌管理都由名创优品来管理,包括人员管理。

更为重要的是,叶国富曾公开表示,名创优品的毛利率只有8%。这意味着,即便没有疫情,要维持当前的运营状态,也需要不停地开新店,同时以消费者更强的购买力作为支撑。中国电子商务协会专家张健认为,名创优品的毛利很难支撑其运营模式,只能嫁接到加盟商身上,让加盟商承担一部分费用,或通过金融模式来赚钱。

事实上,叶国富的“金融业务”也在同步进行。近年来,通过名创优品沉淀了大量的加盟资金后,他将目光投向了互联网金融。

2015年,叶国富创建P2P平台分利宝,后因该平台为名创优品加盟商提供贷款、涉嫌自融而退出股东行列。没了分利宝,叶国富还有“借钱么”与“缺钱么”两款产品,这其中,“缺钱么”因违规从事现金贷业务,在监管趋紧的压力下,转型为贷款超市,为现金贷平台进行导流。

如今,疫情打乱了名创优品的发展节奏。销售端的“速冻”,加剧了本就紧张的现金流负担。当然,来自现金流的压力也普遍存在于其他快消品牌企业。为了自救,以线下业务为主的快消品牌企业纷纷把目光投向了线上,借助小程序、社群运营找到了数据增长的突破口。

例如,拥有ONLY、JACK&JONES等品牌的绫致集团,通过微信生态实现门店线上化整体布局,在疫情严重时期,2月1日至5日的线上交易总额超过线下门店交易额的3倍;美妆个护品牌妍丽通过线下美妆顾问和线上触点结合,拉动200个微信社群,并利用直播吸粉,其成交总额相较节前提升超过300%。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1至2月,全国实物商品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3%,实现逆势增长,占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比重为21.5%,同比提高5个百分点。

朱丹蓬对新媒体表示,服务体系完善的企业,基本都能满足消费者的核心需求与诉求。“在疫情期间,我们看到了行业发展的趋势,那些线上和线下业务布局比较均衡的企业,获得了行业变局的红利。”这也是未来快消行业的发展趋势。

来源:《财经》新媒体  作者: 涂伟

相关资讯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CFW服装经理人”的所有文章,版权均属CFW服装经理人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CFW服装经理人” 以及“作者姓名”,不得对本网站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违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站注明“来源:xxx(非CFW服装经理人)”的稿件,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网站与机构,其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企业招聘

品牌女装直营店导购6K-10K

上海 ·上海云释服饰有限公司

校服园服销售8K-15K

北京 ·子午线(北京)服装有限公司

销售助理面议

北京 ·子午线(北京)服装有限公司

女童主设计师10K-15K

杭州 ·杭州亦写服饰有限公司

售后和客服面议

湖州 ·湖州朗田服饰有限公司

市场督导面议

杭州 ·湖州朗田服饰有限公司

商品数据专员4.5K-6K

湖州 ·湖州朗田服饰有限公司

营销助理4K-5K

湖州 ·湖州朗田服饰有限公司

男童主力设计师面议

湖州 ·湖州朗田服饰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师(时装)面议

青岛 ·青岛裕丰制衣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2002-2020 CFW时尚All Rights Reserved 互联网经营许可证: 浙B2-20110369

时尚APP

时尚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