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行业动态 服装业“春困”谋变:复工后压力未减 社群营销火爆

服装业“春困”谋变:复工后压力未减 社群营销火爆

核心提示:尽管惊蛰已过,但服装行业的“春天”并没有如约而至。商场关停、道路管控、小区封锁、物流滞后,疫情带来的种种原因导致服装消费订单不断减少。

尽管惊蛰已过,但服装行业的“春天”并没有如约而至。

商场关停、道路管控、小区封锁、物流滞后,疫情带来的种种原因导致服装消费订单不断减少。

在电视台工作的李敏(化名)平日爱打扮,但她最近却很少购买新衣物。3月9日,李敏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因为不敢去商场,拿快递又比较麻烦,索性就不买了。

在家待了一个半月的王雯(化名),已经记不清上次买衣服是什么时候了。“现在又不能出门,一套睡衣就够了,还买啥衣服啊?”同日,王雯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根据第三方提取的天猫淘宝平台上服装类销售数据显示,2月服装、鞋类以及休闲运动类服饰均出现了销售下滑。

线下门店情况更不乐观。

3月6日,九牧王相关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受天气、换季及疫情影响,2月份服装行业总体零售严重下滑,由于传统的销售旺季春节在2月,销售下滑预计对全年也将产生较大的不利影响。

“从春节到2月底,疫情对零售影响非常大。”同日,三夫户外相关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坦言。

近日,国信证券经济研究所报告显示,2月上旬及中旬,大部分品牌关店达到五 成以上,并将其余营运门店的营业时间缩短。

“疫情对服装零售影响很大。疫情已对去年冬季、今年春季甚至夏季产品销售产生了影响,虽然众多品牌纷纷上线销售,但收益只是杯水车薪。”3月8日,服装行业专家程伟雄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复工后压力未减

随着各地陆续复工,紧闭了一个多月的服装门店终于开业。

3月5日下午,时代周报记者来到广州某大型商场。在现场,记者发现优衣库和海澜之家等门店里购物者寥寥无几,只有几名店员在规整服饰。

“截至2月29日,公司2/3以上的线下门店已经恢复营业,除高风险地区以外的中后台员工已基本全部复工。”3月6日,太平鸟相关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同日,歌力思相关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大概在2月17日时我们就恢复了现场办公。

“除湖北等疫情区域外,公司线下销售终端基本上都已复工。”九牧王相关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但线下门店并没有如期迎来大批量客户。库存、现金流、运营成本等多方面压力,如达摩克利斯之剑悬在“头顶”。

“现在这个时期,线下门店客人不多。”3月6日,雅戈尔相关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九牧王相关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坦言,线下零售渠道严重下滑,客流减少,现金流不可避免会受到影响,品牌商与下游加盟商的渠道库存都会存在压力。

三夫户外相关负责人也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在国有单位以及一些商场租的商铺,免租没有问题;但许多个人街边店,还需要进一步沟通,尽量降低固定成本,缓解运营压力。

出口外贸订单也几近“停摆”。

“连个老外的人影都没看见,市场、工厂都冷冷清清。”3月7日,专门做出口服装供应的邓先生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亏损程度还很难估算,大家都无计可施。

有“中国内衣第一股”之称的浪莎也有出口贸易业务。6日,其相关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介绍,该公司出口地主要面向欧洲,美国也有一部分。

“出口目前受到影响,加上之前的贸易战,外贸业务比较困难。”浪莎相关负责人表示。

3月6日,中国服装协会对服装企业复工情况进行调研,其结果显示,29.4%的调查企业反映由于市场需求低迷、订单取消等因素导致订单减少,部分企业反映国内订单大幅下滑,出口订单补货情况也有所减少。

销售低迷影响了服装产业链。

拥有一家服装生产代工工厂的张晓(化名),呆坐在自家工厂门口,这一坐就是几个小时。她怎么也想不到,本该是一年中生意最好的时候,却只接到了扳着手指头就能数清的订单。

3月7日,她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复工已经快一个月,要货的只有9家,布料供应商也无法及时供货。

在广州中大布匹市场做布料买卖的金浩(化名)还没有等来市场复工的通知。

“仓库目前处于封闭状态,提供产品有限。”3月7日,金浩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卖不出货还要支付每个月近20万元的租金和工资成本。

近日,有商家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决定放弃春装和夏装的生产销售。

程伟雄向时代周报记者介绍,疫情打乱了原本服装上架销售的节奏。

“疫情对于今年夏秋季生产计划,也会带来减少生产或不生产的影响。”程伟雄认为。

社群营销火爆

线下“道路”走不通,服装品牌陆续探索线上渠道模式,其中社群销售最受企业欢迎。

“宝宝们,都在吗?”这句话的出现就意味着一天的秒杀活动开始。经营某服装品牌的曹依(化名)在疫情暴发前期建立了微信会员群。3月8日,她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群里都是平时店里的老客户,每天在发布秒杀款前,都会发个红包吆喝一声。

三夫户外相关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复工之后,我们从店面销售转到微信小程序上销售,线下门店销售员工都会参与其中,通过微信等各个渠道做一些直播。

“公司推动全员营销,员工都开始利用朋友圈卖货,衬衫、西装、夹克、袜子、床上用品等,就连我们老总也不例外。” 雅戈尔相关负责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此外,九牧王、太平鸟、歌力思品牌也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有在微信平台上涉足社群营销领域。

“在云消费时代,传统经销商路径模式由于成本过高,已经从过去的优势正在演变成负担,而云模式可以跨越流通的中间环节。”3月8日,北京京商流通战略研究院院长赖阳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3月8日,服装行业的贺先生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线上运营需要成熟的运作流程和体系,通过线上产品大幅降价达到短期内在线上创下高业绩是件难事。

时代周报记者在雅戈尔微信小程序商城留意到,月销量在8000多件的男士长袖衬衫,在原价580元的基础上限时打4.6折扣,打折期内的价格为269元。而其余月销在几千件以上的男装,价格也几乎都是原价的一半。

3月7日,负责线上门店推广的李强(化名)也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电商并不好做,短期内销量冲高有难度。

三夫户外相关负责人坦言,做线上是为了缓解目前销售状况,与实体门店销量还是有一定差距。

“通过本次疫情,未来公司将会更加重视新零售相关的商品运营、智慧仓储物流、智能制造等业务的研究。”九牧王相关负责人表示。

歌力思表示,这次疫情他们去反思自己的经营模式,现在更加重视一些设计营销、线上销售。

“利用疫情,服装品牌逐渐开始考虑产业长远转型的问题。”但赖阳认为,此次不可抗力事件的发生,反而给服装行业转型提供了契机。

程伟雄也认为,当下用户需求的矛盾不是价格博弈,而是供应有品质、有性价比、有个性化的产品,用户价值最大化和体验服务的多元化需要得到极大满足;零售门店的线上线下互联互通,通过大数据驱动,品牌、产品、门店(平台)、用户等生态更趋闭环。

来源:时代周报  作者:张梦琳

相关资讯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CFW服装经理人”的所有文章,版权均属CFW服装经理人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CFW服装经理人” 以及“作者姓名”,不得对本网站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违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站注明“来源:xxx(非CFW服装经理人)”的稿件,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网站与机构,其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商机在线

企业招聘

销售助理面议

上海 ·欧里优商贸(上海)有限公司

市场总监(对接国内的市场)20K-25K

无锡 ·江苏云蝠服饰股份有限公司

总经理助理6K-8K

无锡 ·江苏云蝠服饰股份有限公司

棉针织面料采购6K-8K

无锡 ·江苏云蝠服饰股份有限公司

销售经理/业务经理8K-15K

北京 ·子午线(北京)服装有限公司

校服、幼儿园园服销售面议

北京 ·子午线(北京)服装有限公司

职业装销售/业务员面议

朝阳 ·子午线(北京)服装有限公司

面辅料采购主管面议

朝阳 ·子午线(北京)服装有限公司

ODM设计师6K-12K

南通 ·江苏华艺时装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应届毕业生3.3K-6K

南通 ·江苏华艺时装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2002-2020 CFW时尚All Rights Reserved 互联网经营许可证: 浙B2-20110369

时尚APP

时尚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