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企业报道 面临李佳琦和薇娅的挑战,唯品会的危急时刻来了

面临李佳琦和薇娅的挑战,唯品会的危急时刻来了

核心提示:与前面提到的网红主播相比,这会进一步加大唯品会的短板——薇娅、李佳琦等各自都拥有数目庞大的固定粉丝群体,并且忠诚度极高。一个案例是,在李佳琦发现拿到某品牌给他的价格并非最低时,粉丝可以听从他的指令,迅速去退货和给差评。

随着淘集集正式宣告破产,又一家昔日明星电商倒在了2019年的冬天。

整个电商行业在2019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李佳琦在全网爆红,抖音和快手带货能力显现,淘宝和拼多多纷纷开始扶持国货,年轻人迷恋球鞋,小红书最终还是决定要做直播。

传统的电商逻辑似乎正在失效。流量的买入成本不断提升,留存却变得更加困难。相比上一代的消费者,90后和00后热衷于种草拔草,更愿意为自己的想法和喜好买单,对价格的敏感性则在相对下降。

今年双11,相对天猫2684亿元、京东2044亿元的总成交额,主打特卖模式的唯品会只公布了订单量突破2000万单这一维度。随着电商、金融、物流“三驾马车”中,自营快递品牌品骏停止服务,金融产品 “唯品花”持续亏损,电商业务面临越来越多的冲击,唯品会也走到了危急时刻。

痛失下沉市场

毫无疑问,下沉市场是国内电商平台近两年的核心主题。

在这个故事里,最大的赢家是拼多多。2015年,拼多多在下沉市场中杀出一条血路,如今已经成为下沉市场电商平台的代名词,并开始向一二线城市逆向突围。

定位于特卖电商的唯品会,对用户而言就是一场大型“线上清仓会”。因此唯品会成立时的目标人群,是二三四线城市、20-40岁的中高等收入女性。这意味着,它势必会与拼多多产生交集。

但面对拼多多的异军突起,唯品会却显得后知后觉。当时的唯品会并不满足于只做服装母婴的特卖电商,因此忙于各种升级——收购乐蜂网后扩充品类、转型平台型电商等。

然而效果并不明显,结果是唯品会的低线市场遭到拼多多的蚕食,反而丢失了巩固护城河的时机。2018年初,拼多多以2.95亿的年活跃用户规模超过唯品会,成为仅次于天猫和京东的第三大电商平台。

此时的唯品会才警醒过来,董事长兼CEO沈亚在年中战略会上宣布回归最初的“特卖”定位。

随后7月,唯品会上线基于微信生态的分销小程序“云品仓”,试图效仿拼多多的社交电商路线,通过微信裂变的方式,用低价吸引下沉市场用户。然而“拼团低价”的最佳红利期已过,唯品会的下沉保卫战未能如愿以偿。

易观数据显示,截止到今年3月,近两年来唯品会的月活跃用户在超一线、一线城市均有所增长,但在低线城市却有所降低,并且越是下沉的地区,降幅就越是明显。

这与电商巨头们的下沉表现截然相反。淘宝2019财年的年度活跃消费者中,下沉市场贡献了77%的增量;入局更晚的京东,也已经初见成效,今年11月京喜用户中有超过7成来自3-6线的下沉新兴市场。

事实上,今年以来唯品会也在尝试曲线救国,试图通过开拓“线下流量”来赶上下沉市场的末班车。

从年初开始,唯品会就陆续重金推出线下店,大部分位于一线到五线城市的购物中心里,品类与线上基本重合,目前已经开出一百多家线下门店。

今年7月,唯品会29亿元收购杉杉商业集团,看上的也是后者布局在二、三、四线城市的奥特莱斯业务,试图重建一个线下的唯品会。本质上,二者走的都是正品特卖的路线。

然而,线下的突围之路并不好走。

相比线上的轻资产, 线下的重资产运营给唯品会带来巨大成本压力。我们看到,同样模式较重的自营快递品牌品骏已经停摆。更为关键的一个问题是,唯品会的线下布局能否吸引下沉新客源、并且进一步反哺线上,仍是个巨大的问号。

主播可能是最大的敌人

成立早期,唯品会的核心卖点是“正品、低价”,特卖模式也营造出了火热的抢购氛围——诶,怎么感觉有点眼熟?类似的场景,现在不是每天都发生在各个淘宝头部主播的直播间里吗?

唯品会模式的本质,是帮助用户完成选品并谈好折扣价格,用户直接挑选下单即可,简化了网购路径。早些年时,这给了唯品会很大帮助,创立前五年营收的年增长率高达800%。

然而,当唯品会转型遇阻、重新拾起“特卖”标签时,“天”已经变了。

同样是走低价和选品路线,网红带货的热度要高得多。一个数据是,今年双11直播为阿里带来的成交额已经达到了150亿元。

头部主播中,薇娅在去年双11和今年618分别完成了 3.3亿和5亿的销售额,据说今年双11的销售额是去年的数倍;李佳琦在今年双11提出的“带货10个亿”的目标,据说也已经完成。

一方面,随着零售行业“人、货、场”的三驾马车不断向“人”倾斜,相比冷冰冰的网页,网红的人格化对粉丝更具有吸引力。

另一方面,在“低价”这个维度上,头部主播实际掌握着很大的议价权。能否拿到全网最低价,通常被视为检验主播影响力的核心。以今年双11为例,李佳琦预告的59件货品中,大部分的折扣在五折左右,最便宜的则相当于2.6折。

另外很关键的一点是,随着90后和00后成为消费主力,唯品会的清仓特卖模式会遇到一个很大的问题:年轻一代更为追求潮流和个性化,而品牌的清仓折扣通常会提供相对老旧或者过季的SKU。

虽说时尚10年一轮回,但供需两侧的失衡状态已经出现。

根据QuestMobile《2019直播+X 洞察报告》,在电商直播领域,各大互联网巨头已经通过自建或投资方式建立了自己的护城河。包括淘宝直播、京东直播、蘑菇街等,以及势头甚猛的抖音、快手网红带货。最近小红书也开始做直播,打造内容社区电商化。

但在电商直播赛道的头部玩家里,并没有看到唯品会的身影。

难以握在手中的用户

除了外部环境的冲击,唯品会另一个令人担忧的隐患,是其本身的商业模式也在不断遭到质疑。

这主要体现在用户黏性上。简单的说,唯品会看起来有缺乏自身增长动能的可能性,当前的增长很大程度上来自腾讯和京东的导流,以及不断投入的补贴拉动。

唯品会的二季度财报曾经透露,过去一年中,每个季度新增加的活跃用户中,超过1/5是来自腾讯和京东。

2017年12月,腾讯和京东联合投资唯品会,分别买入7%和5.5%的股权,在此之前,唯品会的活跃用户数已经在连续一年呈现连续下滑趋势。

注入8.63亿美元资金的同时,腾讯与京东也为唯品会带来巨大的流量池。该笔交易完成后,唯品会不仅开设了京东商城超级旗舰店,也同时出现在微信九宫格内。

尽管同时拥有腾讯、京东两大流量入口,唯品会在2018年第一季度还是出现了活跃用户数零增长的尴尬局面,随后才慢慢回升。

另外,根据36氪旗下智氪研究院的数据,唯品会的活跃用户增速与营销费用的增速存在非常强的正相关。这意味着,唯品会的大量用户主要是被折扣和补贴吸引而来的,对于平台的忠诚度和黏性都不够高。

没有把用户牢牢握在手中,这对唯品会来说是一个大问题。

与前面提到的网红主播相比,这会进一步加大唯品会的短板——薇娅、李佳琦等各自都拥有数目庞大的固定粉丝群体,并且忠诚度极高。一个案例是,在李佳琦发现拿到某品牌给他的价格并非最低时,粉丝可以听从他的指令,迅速去退货和给差评。

这也意味着,唯品会的核心竞争力并不足够强,护城河也不足够深。当初立身之本的“特卖”模式现在究竟价值几许,唯品会如今或许是重新去思考和定位的时候了。

留给唯品会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来源:科技考拉  作者:Eric

相关资讯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CFW服装经理人”的所有文章,版权均属CFW服装经理人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CFW服装经理人” 以及“作者姓名”,不得对本网站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违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站注明“来源:xxx(非CFW服装经理人)”的稿件,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网站与机构,其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企业招聘

淘宝运营10K-15K

杭州 ·杭州恩采贸易有限公司

电商童装负责人6K-15K

常熟 ·波司登羽绒服装有限公司

电商运营经理10K-15K

杭州 ·北京吉芬时装设计股份有限公司

电商运营经理10K-15K

北京 ·北京吉芬时装设计股份有限公司

平面设计5K-9K

南京 ·南京边城体育用品股份有限公司

平台管理面议

常熟 ·波司登羽绒服装有限公司

唯品会运营4.5K-6K

南通 ·江苏马克儿童创意发展有限公司

仓库主管(唯品会仓)5K-7K

深圳 ·深圳市叶子服装实业有限公司 艺之卉

网店运营总监(京东、淘宝、唯品会)面议

嘉兴 ·嘉兴开心索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唯品会运营面议

苏州 ·江苏九鹿王服饰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2002-2020 CFW时尚All Rights Reserved 互联网经营许可证: 浙B2-20110369

时尚APP

时尚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