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行业动态 nice举刀收割,鞋圈韭菜觉醒

nice举刀收割,鞋圈韭菜觉醒

核心提示:9月26日,球鞋交易平台nice因24号满减活动一事,在微博上发布了一条公告,称部分商品“闪购”价格出现不合理波动,少量用户恶意哄抬闪购价格,因此平台封禁了68名用户,并提出将进一步整顿炒鞋行为。

2019年创投市场异常的冷清,但这不意味着非理性的投资行为不再上演,“云炒鞋”成为了很多00后第一堂金融实践课,没有经过炒股、炒房、炒币套牢的小白们掐指一算,该交“学费”了!

9月26日,球鞋交易平台nice因24号满减活动一事,在微博上发布了一条公告,称部分商品“闪购”价格出现不合理波动,少量用户恶意哄抬闪购价格,因此平台封禁了68名用户,并提出将进一步整顿炒鞋行为。

然而公告一出,不仅难以服众,甚至在评论区很多网友称nice这一行为是“贼喊捉贼”、“带头割韭菜”,纵容炒家哄抬价格增加GMV和收入,然后又以“鞋穿不炒”的名义关闭相关商品,使高价接盘者无法出货。

不管nice的活动初衷如何,散户们被打了一计闷棍,此前nice全力推行炒鞋氛围,又在散户利益受损时“喊冤”,这种吃相开始让参与用户失望甚至愤怒,相应事件始末值得关注。

01

当“羊毛党”被薅羊毛,何处说理去!

在公告里,nice指责“羊毛党”自建小号,自卖自买,用两部手机买卖对刷,造成鞋源假象紧张从而恶意哄抬价格。

但是经过媒体调查了解到,这是由于9月24日nice平台推出了“全场现货闪购商品满1500减50元,满2500减75元,每位用户每天有4次折扣机会,7天共28次”的满减优惠;如果用户开多个账号对刷就能够从中牟利。

让人匪夷所思的是,一些平日相当廉价的小件商品被哄抬到不可思议的价格,例如在宜家卖4.9元的克诺里格钥匙链,价格飙升至1500元以上;100元左右的supreme伞兵配件迅速涨到2000元以上;200元左右的品牌联名机器猫公仔,被炒到了2300以上......

难道是nice这么快就“万物皆可炒”的阶段,又或许是平台觉得这样的操作过于明显,9月26日中午12点半左右,nice关闭伞兵、机器猫等商品的评论和成交记录,并封禁一批恶意炒作的账号时。

「nice说白了就是一个炒鞋平台」其创始人周首曾在直播间里这样说道,但是现在炒鞋平台开始封炒鞋账户,对已深陷其中的散户们来说是一个“做空”信号,于是散户们疯狂地抛售砸价,并弥漫恐慌效益,高点进场的散户成为了这次满减活动韭菜,有点类似股市里的“杀猪盘”。

炒币的90后或许还记得,有些交易所为了薅有信仰韭菜的比特币以及大盘相对坚挺以太币曾经直接在交易时断电、拨线,制造黑客盗币事件,实际上,nice前期做的是社群炒鞋氛围是“拉盘”,其闪购等各种策划活动或多或少有收网的味道。所谓“韭菜”或者赌徒往往都是输到只剩裤衩时才知道被忽悠进了圈套,只是那些并平台指责为“对刷”的“羊毛党”不仅没有薅到羊毛,还被反倒一耙,但是nice的“义正言辞”真的站得住吗?

02

nice闪购参与“云炒鞋”活动是否涉及法律风险?

nice一开始定位于图片社交社区,2018年看中了“球鞋热”转型做“潮人社区+交易平台”。入局颇晚,又在市场紧张激烈的竞争格局之下,nice是真有点“坐不住”了,抄近道在“炒鞋”方面开了挂。笔者查阅了nice APP里炒鞋还像模像样做起了K线图、做指数分析,活脱脱的迷你版“股市”,只不过基本面不是上市公司,而是资产证券化了的“鞋子”。

为什么说nice在炒鞋之上异常激进呢?与一般球鞋交易平台会的“寄存”模式并收取服务中介费不同,nice的特色在于“闪购”即商品售出后就被视为交易完成,如果用户想要再次出售该商品,直接在平台上选择出售即可,不需要完成出库、物流、再次入库的流程,这样简化了转卖流程,甚至不用买家验货就可以再次售卖。也就是说交易只需要“云操作”即可,至于鞋子是不是用来穿的则没有那么重要了。

nice的“闪购”模式为专业炒鞋“庄家”们洞开大门,只要有资金先入为主,把一开始的低价都扫一遍,然后立即挂高价等待下一个人接盘。当有更多的人涌入时候,交易量就会暴增,甚至可以不断的买入卖出的循环。

这种明目张胆鼓励“金融化炒作”的行为是否是将“电商”平台销售演变为二级市场的“凭证交易化”活动,此前工人日报经济新闻就提出警告,这种模式涉嫌金融违法,提醒用户警惕。

由于炒鞋对于鞋狗来说带有某种娱乐性质的,甚至有人觉得自己的小众爱好演变为大众狂欢时而感到振奋,从而忽视这种炒鞋本身的法律风险。闪购这种电子现货模式究竟风险在哪里,待笔者为你道来:

第一大风险是制造泡沫,脱离实物的虚拟化交易很容易形成“郁金香泡沫”。17世纪时曾经荷兰稀有的郁金香曾经卖到天价,一颗郁金香价格超过13头牛的价格;当时的“海上马车夫”国民有财富爱攀比为了方便交易还专门设立了郁金香交易市场,郁金香逐渐演变为交易符号而不需要实际转让,很快更多阶层加入到炒郁金香的囤积投机之中,甚至把航船改种“郁金香”,最终炒到一颗郁金香价值3000金币,于是有商人开始抛售郁金香球茎,很快郁金香开始一文不值,无数靠借款或变卖家产的人一夜之间身无分文,一些贵族家庭财富灰飞烟灭,最终整个荷兰一蹶不振,退出欧洲强国。历史留给人们的教训是人们不会吸收教训,其实把郁金香的故事换成一个交易物就是现在“炒鞋”。

第二大风险是没有相关的金融牌照的情况下举办具有证券化交易实质的二级市场,鉴于当前炒鞋交易量相对于此前炒币时期是小巫见大巫,大体可以排除一些“洗钱”行为;但是闪购模式制造交易火爆的假象不断吸引外来资金进入,恐怕会陷入“庞氏骗局”风波之中。

ICO之所以被国家进行严厉整顿和明令禁止在于,炒币行为本身是模拟化的A股市场,很多交易标的可以无限制发布代币,疯狂吸收散户的资金;而散户拿到了代币之后就会组成社群模式,以“老韭菜”带新韭菜增强流动性,但是庄家在拉盘之后往往跑路则造成散户崩盘,反正很多交易所服务器均在海外。在币圈进入大熊市之后,很多庄家实际上已经涌入到了鞋圈,甚至从操作手法以及话术上与此前“空气币”、“传销币”如出一辙。

与空气币依附于有保值增值属性的比特币不同的是,鞋本身是工业品,理论上可以上联名款、限量款只是商家的营销手段,设计的款式也可以不断推陈出新,这使得炒鞋本身更容易被控盘成为品牌的促销活动以及庄家操盘行为,没有人能够穿上那么多鞋,炒鞋人本身穿的也是普通鞋,鞋说到底就是一个金融工具,一个噱头而已。

第三种风险大量没有风控能力的年轻人进入投机操作,如果最终因为投资出现资金链断裂甚至负债将会引发社会问题。据了解,已有人在黑猫投诉上投诉nice只能充值不能提现,还有卖家投诉nice违规扣除保证金,侵害卖家的正常权利。当面对越来越多的提现申请,nice的资金链压力只会越来越大,而舆论也会推进监管插手的脚步。而一些炒鞋巨亏的年轻人甚至还出现轻生冲动。

二级市场有一句话叫做“当大潮退出,才知道哪些人在裸泳”,而nice闪购有多少炒鞋者在裸泳呢?由于目前炒鞋热还在没有退去,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其中水很深。

03

nice会真正停止炒鞋吗?闪购还在运营中

小散们的愤怒声音已经开始聚集发酵,他们似乎开始明白,闪购活动自带流量和GMV使得nice成为了“炒鞋”的获利者,此次满减活动不过是nice把炒鞋模式延伸至炒小众挂件和义乌小商品,以前是割鞋狗韭菜,现在还没有等韭菜长齐,再用其他商品多割几次。

nice不得不做出一些回应,在其发布的公号之中“以nice官方名义陆续回购9月24日至26日的买卖中设计到违规和不正常价格交易的闪购商品”,试图平息怒怨。有媒体已经开始质疑闪购模式刺激GMV以及交易服务费的数据水分,笔者从nice上发现,相应的一些闪购活动依然存在,云炒鞋行为依然没有停止。

必须要指出的是,“炒鞋”虽然带来看似热闹繁荣的流量,但其实对于真正爱鞋用户、对于跑鞋交易平台的长远发展均是相当不利的。能赚到大钱的只是极少数的大庄家。

再加上,在闪购活动中被冲商品的特征均有市场价很低、入手难度低、平时不会积囤,却卖出离谱的价格,明显是在“收智商税”,现在已经是平台在剪羊毛了。如果这种带金融属性的操作行为不被禁止,或许上述所提到的金融风险、法律风险以及涉及年轻人生命财产安全的事故风险到来概率会提升。

对正规球鞋交易平台行业来说,个别平台的“炒鞋”行为实际上是将币圈的浮躁、割韭菜之风引入至心智尚未成熟、缺乏金融风控意识的95、00后群体之中,明显是把鞋圈当成韭菜园,这种“竭泽而渔”的做法显然是不利于行业长期发展的,毕竟Z世代带来着互联网的未来,这个行业的潜力依然不可估量。

结语

最近多家主流官方媒体强调“鞋穿不炒”,坚持认为,“只有回归到潮流文化的初心,打造良性的产业生态链,潮流经济才有可能进一步繁荣。”当行业自律无法彻底贯彻,此风若愈演愈烈,相关监管部门和行业协会对一些“炒鞋”平台的投机行为的制止或许会很快到来。

nice的行业官方声明以及补偿举措,希望不是短暂的安慰以及搪塞借口,毕竟只有真正走正道、秉持正念的规范平台,才有资格成为一家真正受人尊敬的互联网企业。

来源:钛媒体  作者:靠谱的阿星(李星)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CFW服装经理人”的所有文章,版权均属CFW服装经理人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CFW服装经理人” 以及“作者姓名”,不得对本网站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违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站注明“来源:xxx(非CFW服装经理人)”的稿件,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网站与机构,其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企业招聘

设备副理15K-20K

国外越南 ·远东集团

试衣模特兼部门助理5K-6K

上海 ·玛伊娅服饰(上海)有限公司

面料开发员4.5K-6K

江西南昌 ·南昌市婧麒服饰有限公司

核料员4K-6K

浙江杭州 ·杭州兆佳品牌管理有限公司

总经理助理6K-8K

广东佛山 ·佛山市幂姿服饰有限公司

服装质检员3.5K-5K

江苏无锡 ·无锡市世纪风服饰有限公司

核料、核价员面议

浙江湖州 ·湖州朗田服饰有限公司

平面设计师面议

浙江杭州 ·杭州世哲时装有限公司

生产厂长5K-6K

山东淄博 ·淄博云飞服饰有限公司

店长4K-6K

浙江金华 ·浙江欧芙珞欣服饰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2002-2019 CFW时尚All Rights Reserved 互联网经营许可证: 浙B2-20110369

时尚APP

时尚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