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行业动态 价格暴涨100倍,炒鞋到底有多疯狂

价格暴涨100倍,炒鞋到底有多疯狂

核心提示:人们戏称:“70后希望80后接盘股市,80后结果跑去炒房了;80后希望90后接盘房子,90后结果跑去炒币了;90后希望00后接盘比特币,00后结果跑去炒鞋了。”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被拍在沙滩上。

最近有个新词很火,叫“炒鞋”。一双原价一两千元的球鞋,如今在网上可以卖到数万甚至几十万元。

人们戏称:“70后希望80后接盘股市,80后结果跑去炒房了;80后希望90后接盘房子,90后结果跑去炒币了;90后希望00后接盘比特币,00后结果跑去炒鞋了。”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被拍在沙滩上。

是什么让球鞋变得如此贵?人们又为何要炒鞋?炒鞋又是怎么炒呢?

一双鞋可以有多贵?

为了揭秘鞋圈交易的始末细节,数读菌爬取了老牌潮鞋线上交易平台StockX上19494种潮鞋的5011796条交易记录进行分析。

StockX平台在其官网上自称是“世界上第一家物品证券交易所”,于2016年正式成立,其前身Campless创立于2012年。

在该平台上,运动鞋、服装、手提包和手表等物品像股票一样被实时挂单标价,当买方出价与卖方出价匹配时成交。

在该平台短暂的球鞋交易历史中,有很多著名的球鞋取得惊人的交易价格。

StockX平台历史上交易价格最高的鞋是“Nike MAG Back to the Future(2016)”,在2016年12月9日取得高达32275美元的交易价格。

这双鞋的发行量只有89双,且全按抽奖获取,其原型来自于1989年上映的电影《回到未来2》。为了体现未来主义,鞋子能感测穿着者的脚型,自动系紧或松开鞋带[1]。该鞋的2011年款是耐克首款可充电的鞋,也在“鞋王榜”上有名,曾以12500美元的价格交易。

历史上交易价格第二高的依旧是耐克出品,叫做“Air Force 1 Mid Tisci White”,这款鞋同时也是该平台上涨幅最高的鞋,虽然零售价只有260美元,但在平台上却炒出31650美元,直接实现120倍以上的利润。

绝对价格排在第三的出自耐克旗下的子品牌乔丹(不是中国的那个),叫做“Jordan 4 Retro Eminem Carhartt”,也是唯三交易价格超过3万美元的球鞋之一。

之后前20名的“鞋王”也都取得过超过1万美元的交易价格。

在前20名涨幅最高的球鞋中,多数都出自耐克之手,不过阿迪达斯近年来逐渐发力,上榜的四款鞋全部发布于2015年至2017年,同一时间段内乔丹和耐克上榜球鞋均只有一款。

媒体报道的炒鞋传奇故事,总能给人一种可以一夜暴富的错觉,但如果将目标放为交易量达到10笔以上的鞋来看,炒鞋平台的全貌就变得很清晰了。

为避免有价无市的情况,我们在计算时剔除了交易量小于10笔的鞋,剩下共计12443种鞋款。其中交易均价小于发行价的鞋子数量占比为54.8%,也就是说超过一半的鞋都是跌价卖出去的。

此外,考虑到StockX上每笔鞋交易均需缴纳至少3%的销售服务费,如果不明就里贸然冲入鞋市,大概率会充当韭菜的角色。而亏损超过50%的概率也超过8%,显然交易风险还是很高的。

炒鞋何时兴起?如何炒?

正如经典的“大妈理论”,当广场舞大妈都在讨论股票时,就是见顶的时候。信息总是存在滞后性,人数众多的炒鞋客不是凭空冒出来的。如果在各种社交媒体上刨地三尺,会发现很多人几年前就已经在炒鞋了。

数读菌按照交易所在月份进行汇总统计,发现交易量整体趋势是波动上升的,同时又存在特定规律:12月时的交易量通常显著高于次年1月时交易量。

显然,年末去库存在鞋市中也是常规操作。

另外,鞋市的交易量在2015年6月出现爆发式增长,从2015年的4350件陡然增长至12892件,几乎增长了2倍,之后月交易量一直没有低于一万件。

由此,我们可以得出结论:StockX平台上炒鞋兴起于2015年中期。

从鞋子的发行年份来看,2015年至2018年,每年新鞋发行量也是显著增长,复合增长率达到67%。

从月份统计来看,各大球鞋品牌倾向于在1月份大量发行新鞋,通常是其他月份发行量的两倍。

球鞋品牌往往会选择某个月的首日发售新鞋,而元旦则更为特殊,作为新年第一天,可以抢得某一系列新年第一款的噱头,有2324款新鞋发布于这一天,直接拉高了1月的整体水平。

从交易量统计可以看出,正常大小的需求占了很大比重。由于欧美人脚比较大,正常需求的尺码主要集中于25.5厘米至28.5厘米之间。在这个区间范围内的交易量也最多。

如果将炒鞋市场类比到现有的证券市场,可以看出有炒鞋市场有明显的一级和二级市场分工。

在证券市场中,一级市场也称发行市场或初级市场,是资本需求者将证券首次出售给公众时形成的市场;二级市场也称流通市场或次级市场,是指对已经发行的证券进行买卖,转让和流通的市场。

对应球鞋市场中,一级市场就是品牌方直接发售给买家的市场,例如线上线下品牌直营店;二级市场就是类似炒鞋平台买方和商品持有方之间交易的平台。

耐克、阿迪达斯等作为大众品牌,通过采取限量、联名、抽签获取等饥饿营销策略制造稀缺感,出现新鞋发布前专卖店排长队的情况。

虽然零售价通常比所炒价格低,但用这种方式能够获取大众关注度,体现品牌影响力,保证产品销量。

虽然品牌有时会声称某款鞋“不得转卖”,但往往是“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很诚实”。炒鞋平台提供的鉴定服务由各大球鞋品牌提供,用于验证交易的鞋子是否为没有瑕疵的正品,换言之,球鞋品牌在为平台所销售产品的真实性“背书”。

在交易流程中,这是一步重要环节,当买卖双方达成交易后,卖方需要把鞋寄给平台用于鉴定,平台聘请品牌方的鉴定师进行鉴定,同时收取一定鉴定费用,鉴定是没有瑕疵的正品后才会发给买方。

从交易过程来看,品牌方充当了助推手的角色,同时通过收取鉴定费的方式拓展了收入渠道。

为什么要炒鞋?

对普通的消费者来说,一双二手的鞋卖出天价,实在是难以理解。但如果了解过“球鞋文化”的历史,应该会对炒鞋客的动机有所理解。

1984年10月,耐克签下当时的篮球新人乔丹;1986年,阿迪达斯签下黑人说唱乐队Run-DMC,其发行了新歌《My Adidas》。从那以后,篮球和说唱等街头文化赋予球鞋文化内涵,某些球鞋系列有着特定拥趸。

球鞋品牌时不时又会发行限量款,导致排队也买不到鞋的情况,买方只能选择在二手交易平台上获得。

一些炒鞋客本身就是球鞋的发烧友,觉得如果真的滞销就自己穿,从而选择在炒鞋交易平台挂单销售。

但也有不少人,是真的把炒鞋在当投资来做。当出现球鞋价格会上涨的预期后,大量投机分子涌入,使价格虚高,形成市场繁荣的假象,而真正爱球鞋的人反而无法以适宜的价格买到心仪的球鞋。

从交易时间看,炒鞋客往往倾向于在周五达成交易,而在周日去休息。根据交易日期统计,炒鞋客在周五交易量最高,炒鞋平台在周日交易量最低,显著小于其他几天。

这与之前连续营业的币市交易观察结果是类似的。

The Block发布分析文章称,在过去的几年里,加密货币交易量在周末会出现明显下降。交易量下降的原因包括交易频率降低,以及机构投资者在周六和周日活动减少,进而导致交易规模缩小。

鞋市交易量周末减少的原因可能与之类似。

除了专业投资者的参与,一些交易平台比如国内的炒鞋平台“毒”和“Nice”,为交易的球鞋提供“寄存”和“闪购”服务,而这种服务更是将球鞋“期货化”。

这项服务允许买方不选择提取该商品,而选择将其挂在平台上继续交易。这显然是进一步模仿证券交易,用户不再是交易球鞋本身,而是在交易球鞋的提货权。

在缩短交易时间,增加鞋流动性的同时,也增加了交易的投机性。

根据增长黑客统计的数据,这样的做法使得国内的两大炒鞋平台交易量显著增加,在一年之内相继超过StockX平台,同时,也在国内引起炒鞋的狂潮。

“阳光下的泡沫,是彩色的;就像被骗的我,是幸福的。”邓紫棋《泡沫》中的这句歌词在各种市场中总是显得十分应景。

无论是股市、币市还是鞋市,都配得上那一句“投资需谨慎”,毕竟最后笑得最开心的,有品牌,有鞋贩子,有交易平台,还有莆田假鞋制造商。

来源:网易数读  作者:叶祯

相关资讯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CFW服装经理人”的所有文章,版权均属CFW服装经理人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CFW服装经理人” 以及“作者姓名”,不得对本网站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违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站注明“来源:xxx(非CFW服装经理人)”的稿件,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网站与机构,其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企业招聘

鞋类设计师8K-15K

广州 ·佛山市布雷拉服饰有限公司

市场拓展主管/经理面议

广州 ·广州亿僮贸易有限公司

开发设计师兼买手4K-6K

广州 ·广州亚舟皮具实业有限公司

鞋品跟单4K-6K

青岛 ·桩庄国际服装有限公司

童鞋设计师6K-8K

广州 ·广州哈贝多儿童用品有限公司

女鞋买手面议

广州 ·广州大来贸易有限公司

买手(鞋子、饰品、帽子)4K-8K

广州 ·广州尚田秀时装有限公司

女鞋买手设计师面议

广州 ·邦一集团有限公司

市场经理面议

广州 ·广州天图鞋业有限公司

商品经理面议

东莞 ·东莞市正宇鞋业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2002-2019 CFW时尚All Rights Reserved 互联网经营许可证: 浙B2-20110369

时尚APP

时尚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