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行业动态 董事长滞外不归 留给步森的时间不多了

董事长滞外不归 留给步森的时间不多了

核心提示:投资者是维系整个生态运行的基石,具有不可替代的地位和作用。中小投资者在资金实力、信息获取和风险承受能力等方面相对弱势,容易受到不公平对待甚至违法违规行为的侵害,保护中小投资者利益也成为中国资本市场一个课题。

留给*ST步森(SZ002569)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在已经被*ST的情况之下,决定步森退市与否只剩下一个季度。涅槃重生还是一退了之,摆在步森面前的是两条路。然而从当前来看,董事会并没有表示出任何救上市公司与水火之中的打算,仍在一味拖延。

8月14日,*ST步森公告称,关于提名第五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和提名监事会非职工代表监事的两项议案,存在“事实上难以操作”等理由,不同意将本次临时提案提交临时股东大会上进行审议。

随后,深交所中小板公司管理部向步森发关注函,要求对公司股东大会拟审议罢免全体董事、监事的议案而未同步选举新任董事、监事等事项进行详细说明。

同时,有消息称,在赵春霞滞留国外不归的情况下,正是其国内一位杨姓的“代言人”主导不同意议案提交股东大会一系列行动。

针对*ST步森的现状,投资者呼吁必须要尽快采取一切可能的措施,改选现任董事会来挽救*ST步森,如果再继续让赵春霞等拖下去,留给上市公司的恐怕只有一条退市的不归路。

深交所关注,杨姓“代言人”浮出

8月14日晚间,公司披露称于近日收到第一大股东东方恒正向监事会提交的《关于向临时股东大会提交提案的函》,东方恒正提请选举王春江、杜欣等6人担任公司非独立董事,提请选举邓大锋、高鹏担任公司非职工代表监事,并提议将上述提案提交公司2019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

从去年开始,赵春霞已经出国不归了。

似乎她更早预料到了自己控制的网贷平台爆雷在即。在出国后不久,赵春霞控制的“爱投资”平台开始出现逾期,随着数额越来越大,深陷泥潭的爱投资平台开始引起了广泛关注。

据投资者提供消息称,此次爱投资平台牵涉十万人,待收100多亿,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已被全国协查,且已被北京市海淀区公安分局立案侦查。

在董事长赵春霞滞外不归的情况下,又是谁在主导不同意议案提交股东大会审议的阻碍呢。

据股吧里投资者爆料,这些监事会的相关工作是由一个姓杨的在主导。“虽然他没有在上市公司正式任职,但实际上有代替赵春霞行使董秘的职能。相关的方案,都是杨组织策划的。”

其实,从赵春霞2017年进入*ST步森以来,公司就开始走下坡路。

2017年10月,徐茂栋的睿鸷资产将所持的步森股份16%股份转让给安见科技,同时向安见科技委托其持有的剩余13.86%股份的投票权。交易完成后,安见科技成为步森股份第一大股东,合计控制公司29.86%的投票权,安见科技的掌控者赵春霞成为步森股份实控人,睿鸷资产变为第二大股东。

现在回看2017年赵春霞控制的重庆安见汉时科技有限公司入主步森,更像是前实际控制人徐茂栋的接盘侠。而徐茂栋也因在控制步森股份时一系列的违规操作而被交易所公开谴责。

自从赵春霞入主步森股份之后,步森股份股价就遭遇了断崖式暴跌,在接手上市公司后,在业务方面几无建树。2017年,步森股份净利润由以前年度的盈利变更为亏损,2018年更是亏损高达-1.93亿元,致使2019年4月上市公司股票被*ST。

请蹊跷罢免公司元老,管理层肆意折腾

不但在管理上市公司期间没有给股东带来良好的回报,赵春霞还强势控制董事会,蹊跷罢免了步森元老陈建飞。

6月12日,*ST步森召开董事会,突然罢免了总经理陈建飞的职务,而且还强调是陈建飞主动辞职。

随后浙江证监局和深交所先后发来问询函,要求上市公司就这一罢免议案作出说明。陈建飞为此专门作出回复,其本人从未提出过辞职,更不知道他的辞职报告从而何来。

另一方面,董事会聘任的新任总经理封雪,正是P2P公司“爱投资”的一名管理人员,既无服装行业工作经验,也无实体经济工作经历,其任职履历和工作能力完全难与步森股份总经理这一重要职位相匹配。

同时,根据步森员工爆料称,以封雪为首的步森股份总经理班子,在通过搬迁等手段折腾企业,员工怨声载道。

“7月初,公司领导班子借口步森集团枫桥厂区的租金太高,决定除极少量人员留在枫桥外,上市公司全体科室人员全部搬杭州办公。但其实,枫桥厂区的租金跟上一年一样,他们以极快速度在杭州赞成大厦租赁了办公楼,勒令全部人员无条件搬杭州办公。关键的是,根据很多员工的岗位性质、工作职责等,去杭州工作根本就是耽误工作。”这位员工表示。

有员工表示,封雪强令员工必须去杭州,宁愿让这些人天天在办公室无所事事。如果有员工对此提出异议,封雪直接要求这些人辞职。搬到杭州办公后,由于服装生产在枫桥,科室人员在杭州,导致不少工作岗位的工作严重脱节,很多人在杭州无事可干,在枫桥的工作又没人来干,使经营秩序混乱。

面对退市危局,投资者呼吁挽救公司

面临着越来越临近的退市期限,不少投资者开始表示,要“行动起来救企业”,不能再任由现任管理层“折腾”下去了。

有法律人士表示,虽然目前确定要在9月2日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商议罢免赵春霞等人,但是截至到目前,公司仍然不同意同步选举新任董事、监事。如果按照这种情况,即使股东大会审议通过各项议案,但在没有候选人的情况下,仍会由赵春霞把控着上市公司。这种的行为,更像是自己大势已去时,还要将上市公司一起拉来垫背。

这显然是中小股东们所不能答应的。

有投资者表示,不同于以往的上市公司的控制权争夺战,赵春霞是被司法拍卖剥夺了大股东地位。*ST步森当前问题是面临退市的风险,在保壳仅剩一季度的情况下,前期上市公司股东会决定将上市公司大额资金用来购买不动产,现在又将服务管理多年的原总经理清除出上市公司,退市风险似乎愈加严重。

有分析称,虽然已经时间不多,但*ST步森仍然还有机会。改选董事会,迅速肃清企业现有积弊,引入业务资源,或注入优质资产,步森仍然存在凤凰涅槃的希望。

不少投资者开始在社群中呼吁,想要自救已经不能再指望赵春霞及现任董事会了,必须通过发起临时股东大会,对现有董事会改选,让有能力拯救公司的人和机构入住,让公司负面影响降到最低,最终实现保壳的目的。

投资者是维系整个生态运行的基石,具有不可替代的地位和作用。中小投资者在资金实力、信息获取和风险承受能力等方面相对弱势,容易受到不公平对待甚至违法违规行为的侵害,保护中小投资者利益也成为中国资本市场一个课题。

当前,步森的中小投资者通过各个渠道发出诉求,期待独立董事发声和监管机构尽快介入,从而挽步森危局于狂澜,保护投资者利益不受伤害。

来源:翠鸟资本  作者:余云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CFW服装经理人”的所有文章,版权均属CFW服装经理人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CFW服装经理人” 以及“作者姓名”,不得对本网站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违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站注明“来源:xxx(非CFW服装经理人)”的稿件,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网站与机构,其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企业招聘

跟单员4K-6K

广东中山 ·卓盈丰制衣纺织(中山)有限公司

国产《慈星》机程序员5K-10K

江苏苏州 ·苏州永玛特服装有限公司

仓库配货员3.5K-6K

河南商丘 ·夏邑县万宏服饰有限公司

男装跟单QC5K-10K

福建厦门 ·厦门北纬三十度时装有限公司

样衣工6K-8K

上海 ·上海素然服饰有限公司

仓库主管5K-6K

江苏南通 ·江苏马克儿童创意发展有限公司

设计跟单5K-8K

广东广州 ·广州市芊之美服饰有限公司

制版师5K-12K

上海 ·上海吟楹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品牌推广(女装类商品运营)8K-10K

上海 ·上海颢森服饰有限公司

生产/跟单/QC5K-8K

上海 ·上海益山服饰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2002-2019 CFW时尚All Rights Reserved 互联网经营许可证: 浙B2-20110369

时尚APP

时尚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