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企业报道 新秀丽前CEO离职 分手费高达2200万

新秀丽前CEO离职 分手费高达2200万

核心提示:新秀丽与前CEO终于谈妥“分手费”。据时尚商业快讯报道,新秀丽早前遭沽空机构杀人鲸资本(Blue Orca)狙击,指控其行政总裁邓儒熙(Ramesh Dungarmal Tainwala)虚报学历,邓儒熙将于今年5月底离任。

新秀丽与前CEO终于谈妥“分手费”。据时尚商业快讯报道,新秀丽早前遭沽空机构杀人鲸资本(Blue Orca)狙击,指控其行政总裁邓儒熙(Ramesh Dungarmal Tainwala)虚报学历,邓儒熙将于今年5月底离任。

据新秀丽昨日公布其离职条款,合约权利连同和解费,在扣除帐面值买车支出后,新秀丽需付款约2220.6万港元。脱离协议的主要条款包括代替12个月合约通知期余下的合约权利,相当于9个月月薪及1个月假期,获得116.7万美元,与公司的和解费181.2万美元,同时,邓儒熙将以帐面值约14.2万美元购买其使用的公司车辆。

目前,邓儒熙已接受和解协议的条款,他和其家族公司继续持有新秀丽旗下 Samsonite South Asia Private Limited 和 Samsonite Middle East FZCO 两家子公司的40%股权。

有分析人士指出,市场担忧不再担任新秀丽任何职务的邓儒熙或将售出子公司股权影响公司的未来控制权。据媒体早前报道,杀人鲸资本为打击股东对公司及其管理层的信心,于今年5月发布报告指控称新秀丽估值过高,并不能被称为奢侈品集团,目的是打击该集团令股价下跌以从中获益。

杀人鲸资本在报告中从多个方面对新秀丽提出质疑,指新秀丽定位于中档路线,但其现价估值达到Burberry等奢侈品牌的高溢价并不合理,认为其每股价实际仅值17.59元。

报告同时质疑了邓儒熙与印度箱包制造商Abhishri Packaging和零售商Bagzone Retail的关联交易,两者均由邓儒熙及其家人控制。

新秀丽出售并购买前者的原材料和成品,但前者也从新秀丽的中国供应商那里购买产品。而后者作为新秀丽分销商,其2017年的应收款项却超过同年该分销商销售额的100%。

杀人鲸资本还补充,有证据表明该公司与邓儒熙家族的60/40合资企业Samsonite South Asia缺乏适当的内部控制。

另外,其还曝光新秀丽存在以发债收购掩饰业绩增长放缓和对财务造假的事实,并指时任首席执行官邓儒熙的学历虚假未达博士程度。该报告发布后,新秀丽股价一路大跌至停牌,短短两天市值蒸发近百亿港元。

在邓儒熙以私人理由离职后,其职位由首席财务官Kyle Francis Gendreau接替,自2018年5月31日起生效。Kyle Francis自2009年1月起担任新秀丽首席财务官,并于2011年3月起担任集团董事。 集团表示,在Kyle Francis的领导下,新秀丽将更好地实行多品牌、多类别和多渠道的全球化战略,以尽可能地提升长期可持续发展能力。

事实上,在管理层激进的收购策略下,新秀丽在短短8年间便成功转型成销售额翻了三倍多的多品牌、多品类及多分销渠道的综合型集团,并于去年成功迈进30亿美元俱乐部,也一度被戏称为“收购狂人”。

自2012年1月1日以来,新秀丽共收购6个品牌,分别为2012年7月收购的High Sierra、2012年8月收购的Hartmann、2014年4月收购的Lipault、2014年5月收购的Speck、2014年7月 Gregory以及2016年8月以20亿美元收购的Tumi。

去年5月,新秀丽集团再度斥资1亿美元拿下eBags,对集团直营零售渠道中的电商业务增长作出很大贡献。2017年全年,新秀丽集团的电商业务销售额增幅录得139.7%至2.87亿美元。

对于沽空机构报告指其利用购买价会计列账夸大Tumi的应付款项余额至1.39亿美元的说法,新秀丽反驳指,该报告并不是将同类项目相比,而是把其于2016年6月26日的“应付账款”3900万美元与“应付账款及其他应付款项”相混淆,后者包括应付账款与累计开支及其他应付款项,于2016年8月1日合计为1.387亿美元。

据悉,新秀丽集团去年已收回 Tumi 品牌于韩国、中国、 印尼及泰国的批发及零售分销业务控制权,并在全球净增加 49 家 Tumi 零售店,包括在亚洲回购分销权时所收购的 30 家 Tumi 零售店。 随着该品牌在米兰的第二家店已于近日开业,新秀丽集团总裁Arne Borrey表示Tumi目前在欧洲总共拥有35家店铺,目标是在未来三年达到50家。

对于杀人鲸资本认为其“冒充”奢侈品的说法,集团则回应称,尽管新秀丽普通拉杆箱售价在1000元左右,远不及Louis Vuitton行李箱平均约2万元以上的价格,但据研究机构Quartz发布数据显示,2015年新秀丽集团在旅行箱市场上以17.3%的市场份额远超LVMH及Rimowa,后者已于2016年被LVMH以总价值约6.4亿欧元约7.19亿美元收入囊中。

尽管遭到沽空机构质疑,新秀丽业绩仍旧不断攀升。据其2018年上半年财报显示,在截至6月30日的6个月内其销售额同比增长12.9%至18.49亿美元,创历史新高,毛利率为56.5%,净利润则受成本增加影响大跌18.7%至6780万美元。剔除集团于2017年5月5日收购的eBags贡献的收入后,集团销售额同比增幅为9.9%。

报告期内,集团在批发渠道的销售额同比大涨11.3%至1.24亿美元,直营零售渠道销售额额同比大涨29.4%至6.2亿美元,其中电商收入同比大涨54.9%至2.59亿美元。核心品牌新秀丽销售额则增长8.9%至8.47亿美元,在北美洲、亚洲、欧洲和拉丁美洲分别录得4%、3.9%、5.5%和18.9%的增幅,占总收入的45.8%。

旗下Tumi品牌表现继续超出预期,销售额同比大涨18.9%至3.53亿美元,在北美洲、亚洲和欧洲分别录得8.2%、39.4%以及9.2%的增幅,占总收入的19.1%。 新秀丽还在财报中强调会继续坚持“女士优先”策略,重点发展女性相关和休闲产品。在扩展这一类别的同时也不会放弃集团核心的旅游产品。

有观点认为,从近年业绩状况来看,稳定的增长也是此次事件曝出前新秀丽被资本市场持续看好的重要原因。新秀丽董事长Timothy Parker在去年财报发布的电话会议中透露,集团未来还将增加一个手袋品牌。不过他指出收购手袋品牌并非易事,目前奢侈品手袋因利润较高品牌很少愿意售出,但一旦有机会,新秀丽会迅速出击。

消息发布后,新秀丽股价一度下跌8.1%,创5月25日以来心底,截至收盘,其股价下跌3.59%至21.50港元,总市值307.65亿港元。

文章来源:LADYMAX时尚头条网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CFW服装经理人”的所有文章,版权均属CFW服装经理人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CFW服装经理人” 以及“作者姓名”,不得对本网站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违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站注明“来源:xxx(非CFW服装经理人)”的稿件,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网站与机构,其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企业招聘

设计助理2.5K-4.5K

山东青岛 ·青岛信得维达贸易有限公司

跟单员4K-6K

广东中山 ·卓盈丰制衣纺织(中山)有限公司

ET版师12K-16K

浙江湖州 ·湖州申默服饰有限公司

生产采购经理12K-20K

江苏无锡 ·无锡市世纪风服饰有限公司

尾部中包员2.6K-2.8K

广东东莞 ·东莞市卡姿服饰有限公司

跟单员面议

江苏苏州 ·张家港旭芳成衣有限公司

业务助理4K-5K

浙江义乌 ·浙江棒杰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服装业务专员3K-6K

江苏泰州 ·泰兴坤阳服饰有限公司

ERP面议

浙江金华 ·浙江同力服装有限公司

仓管员3.5K-4.5K

江苏常熟 ·苏州纤鑫制衣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2002-2019 CFW时尚All Rights Reserved 互联网经营许可证: 浙B2-20110369

时尚APP

时尚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