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企业报道 大佬也有成长的烦恼,安踏股价大跌的背后

大佬也有成长的烦恼,安踏股价大跌的背后

核心提示:半年营收105.5亿创历史最佳,安踏股价却为何大跌10%?

8月14日,安踏集团(2020.HK)公布了2018年中期财报,2018年上半年营收105.5亿元,同比增长44.1%,这创造了安踏赴港上市11年以来最快增速,也是最佳半年业绩。然而与此同时,安踏体育今日股价却下跌了10.10%,这又是怎样的原因呢?

昨天刚刚发布即将到来的雅加达亚运会上中国队的领奖服,今天安踏就再次证明了它作为国产运动品牌王者的实力。在刚刚过去的2018上半年,安踏集团实现收益高达105.535亿。这不仅代表了安踏成立以来最为优秀的半年度业绩,也基本预示着安踏集团销售额在2018年度将代表国内运动品牌首次突破200亿销售大关。

安踏近日发布亚运会中国队领奖服而根据报告,在上半年,安踏实现收益105.535亿元,同比增长44.1%;毛利达57.264亿元,毛利率高达54.3%,同比增长3.7个百分点;股东应占溢利达19.448亿元,同比增长34.0%。除此之外,安踏近年来大力发展的“多品牌”战略也取得了亮眼的成绩。在上半年,安踏品牌零售额较2017年同期实现高双位数增长,而集团其他品牌零售额同比增长85%-90%。而从更加具体的品类上看,服装品类不仅为安踏贡献了最多的销售收入,还在2018上半年为集团贡献了最高的增长率,更是集团毛利率最高的产品品类。在上半年,安踏集团服装收入达60.65亿元,同比增长64.6%;鞋类营收41.084亿元,同比增长21.3%;配饰产品营收3.801亿元,同比增长51.3%.其中,服装类产品毛利率高达57.8%,上升了4.3个百分点;鞋类毛利率50.1%,增长了1.9个百分点;配饰产品毛利率43.8%,上升了4.5个百分点。

对于安踏来说,这样的成绩十分优秀,而这也是其作为国产运动品牌第一并屡屡打破行业天花板的底气和实力。但在安踏如此华丽丽的数字面前,市场似乎丝毫不买账。安踏是午间发布的中期报告,此时正值港股午间停牌。在今天上午,随着市场行情不景气,安踏股票窄幅震荡,跌幅处于3%之内,午间收盘跌1.85%;但随着报告发布,在下午1点港股重新开盘时,安踏股价直线大幅拉升,涨幅一度突破4%,但随后,安踏股价持续跳水,截止收盘,安踏大跌10.10%。

如此大的单日跌幅,在安踏数年间的股价爬升中堪称罕见,而10.10%的大跌也使得安踏股价报收36.5港元每股,创下了将近两月来的股价最低点,安踏市值也再次回到了千亿港元以下。这种情况与竞争对手李宁完全迥异。李宁在8月10日(周五)发布半年报,而在8月13日(周一),李宁股价一度大涨接近9%,随后出现一定滑落,但截至收盘,李宁仍取得了4.68%的涨幅。而这种影响甚至持续到了今日,李宁股价再次高开低走,期间涨幅一度高达7.41%,收盘涨1.18%。很明显,恰恰正是安踏这份创造了历史的半年报,造成了安踏股价的暴跌。在翻遍整份报告之后,我们发现,正是其中一个指标的变化,成了安踏市值蒸发百亿港元的直接“凶手”。这个指标叫做“股东应占溢利率”,即股东应占溢利(归属于股东的净利润)与收益(收入)之比。在2018上半年,安踏集团无论是收入还是股东应占溢利均出现了极大的增幅,其中收益同比大涨44.1%,股东应占溢利同比大涨34.0%。分开来看,两个指标的增长都可以称得上优秀,但结合来看,也即股东应占溢利率,在2018上半年为18.4%,同比下滑1.4个百分点。

众所周知,股票是一项基于预期的金融产品,股票的定价正是基于持有股票预期能够获得的全部回报而基本确定的,而持有股票的回报即是股东应占溢利。因此上,安踏在2018上半年股东应占溢利率不及预期,将使得人们对安踏股票价格进行修正,由此形成了今天的跌势。但另一方面,安踏集团这项指标的变化还不止于此。在上半年,安踏的“股东应占溢利率”同比下滑了1.4个百分点,而这个下滑幅度十分恐怖。从2010年至今的半年报中,安踏的股东应占溢利率从未低于18.4%(2016上半年此指标为18.4%),就算在库存危机全面爆发的2013年上半年,此项指标仍达到了18.6%。而除此之外,1.4个百分点的跌幅也是安踏从2010年以来从未有过的。安踏股东应占溢利率的下滑来自于多个方面,首先即是成本和费用的大幅增长:在2018上半年,安踏公告及宣传开支占总营收比率达11.7%,同比增长2.4个百分点;其次则是实际税率的上升:在上半年安踏集团实际税率达27.5%,较2017年同期增长了1.2个百分点。而李宁股价的上涨亦来自于此。在上半年,李宁实现收入47.13亿元,同比增长17.9%;而股东应占溢利达2.69亿元,同比增长42.0%。由此,李宁的股东应占溢利率虽然较低,仅为5.7%,却实现了整整一个百分点的同比增长。另外,李宁在上半年实际税率为18.0%,同比下降了4.8个百分点。

除了股东应占溢利率之外,安踏集团在上半年的部分指标也出现了或大或小的问题。在2018年前6个月,安踏负债比率(银行贷款及应付票据加总额与期末资产总额之比)达6.0%,较2017同期增长了2.6个百分点;平均存货周转天数达83天,而2017年同期仅有68天;在现金流量表中,安踏上半年经营产生的现金为21.38亿元,较2017年同期25.41亿有较大的减少,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14.76亿元,同比下滑28.28%。期末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69.33亿元,较2017年同期期末95.60亿元,出现极大下滑;自由现金流入12.259亿元,同比下降32.8%。这些问题,直指安踏的资产、库存、现金周转情况。但很明显,这些指标的变化还未影响到集团的正常运营。对于安踏来说,随着集团规模越来越大,公司的管理更加显得重要。目前安踏已经成为国内运动品牌王者,但想要攀登更高的目标,安踏要做的还有很多。

在财报之外,安踏也需要面对更多成长的烦恼。在此之前,一家名为植华品牌设计服务(深圳)有限公司反映称,安踏涉嫌抄袭其多款有外观设计专利保护的儿童书包,存在涉嫌侵犯其知识产权的情况。此次涉事的产品为安踏店内最新在售的3个型号的书包,拥有多个款式。而据腾讯《一线》报道,针对安踏儿童书包涉嫌抄袭的市场声音,8月14日,安踏集团执行总裁郑捷,在香港的中期业绩会后回应称,该事件还在调查之中,目前只是一面之词,我们很尊重对方提出的证据及说法,正在通过法务、公关部门和对方进行沟通。郑捷补充称,我觉得是个别事件,我们尊重原创,上半年商品创新的投入(占销售成本)达到6.2%,我们也会处理好。目前来说,“疑似抄袭”事件已经对安踏造成了一定的影响。在竭力打造中国新运动品牌的路上,类似这样的事件让之前无数努力的效果打了一定的折扣。当然,毫无疑问的是,随着年度营收直指200亿大关,现在的安踏已经具备了王者之势。但对于目前的运动品牌市场来说,安踏最缺的还是那一点“王者之风”。我们也衷心希望,在2018年末,或者不就的将来,安踏能够与我们曾幻想十年的运动品牌形象完全相符。

来源:体育产业生态圈  作者:董武英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CFW服装经理人”的所有文章,版权均属CFW服装经理人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CFW服装经理人” 以及“作者姓名”,不得对本网站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违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站注明“来源:xxx(非CFW服装经理人)”的稿件,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网站与机构,其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企业招聘

人事行政文员3K-5K

广东佛山 ·佛山市幂姿服饰有限公司

平面设计师7K-10K

北京 ·北京靓诺派时装有限公司

办公室助理4K-6K

上海 ·上海楚曼纺织科技有限公司

理单员面议

浙江绍兴 ·浙江融慧服饰有限公司

业务员5K-10K

辽宁大连 ·天津浔兴拉链科技有限公司

财务官面议

广东汕头 ·汕头艺新纺织有限公司

时尚买手面议

湖北武汉 ·湖北展鹏服装有限公司

新媒体运营8K-12K

浙江杭州 ·杭州桔尚商贸有限公司

财务经理面议

浙江海宁 ·海宁辛鲍士皮革服装有限公司

生产主管(梭织)6K-8K

江苏常州 ·江苏棉仓服饰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2002-2019 CFW时尚All Rights Reserved 互联网经营许可证: 浙B2-20110369

时尚APP

时尚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