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行业动态 当“卡哇伊”变得消极 时尚能否“拯救”日本人观念

当“卡哇伊”变得消极 时尚能否“拯救”日本人观念

核心提示:衣服上写着“我想死”,配饰做成注射器和绷带……这是你熟悉的“卡哇伊”的一个风格分支。而在对抑郁与心理健康避而不谈的日本,这成为了一个创意宣泄的出口。

无论是庞大的机动战士,扑闪着大眼睛的女学生,还是无处不在的萌猫,日本流行文化早已输出世界各地。从1970年代起,东京也始终是日本造型风格的中心,广为人知的“卡哇伊”风格最早也诞生在东京的街头后巷。尽管这种美学风格影响力不小,但除了通常联想到的蕾丝抽褶或粉嫩色调,“卡哇伊”有着更加复杂与颠覆的一面。

“卡哇伊”是日文词汇“可愛い(かわいい)”的中文音译,通常形容某人或某事物很可爱。很多日本人会把“卡哇伊”与女孩气质或讨人怜爱联系起来,后在世界范围内推动了极度瞩目的Lolita、Decora(デコラ)等街头风格的兴起。但还有另一个现实是,“卡哇伊”衍生出了几种特殊的亚文化,这些亚文化人群亲自用这份发腻的甜美风格,讲述了日本社会难以启齿的话题,那就是自杀行为与精神疾病。

这种可爱,叫做“病态的可爱”(病みかわいい,读音类似“呀米卡哇伊”),逐渐在东京街头演变成一种特殊的美学风格,多以假枪、注射器、防毒面具、绷带石膏的配饰进行自我表达,加以花边、心形、漂亮字体拼出“我想死”、“干翻所有人”等字眼。Instagram上还有美妆博主,将脸蛋涂得苍白、画出红肿眼妆进行展示。漫画家江崎びす子依此创作出名为“有病酱”(メンヘラチャン,Menhera-chan)卡通人物,是一个腕部缠绕绷带、手里拿着滑动裁纸刀的粉色头发女孩。

日本造型师Masako Ogura曾与《i-D》《Nylon》《Inventory》等杂志合作,她表示,要打扮成典型的“呀米卡哇伊”风格,往往要看上去像是生病、受伤的脆弱模样。“这么穿衣服,是为了表达情绪中的阴暗面。这是女孩们获得关注的一种很流行的新方式,她们会因此感到自己有了归属感,”她观察道,“她们用一种很可爱的方式,表达自己的压抑和不快乐。”

“这是和‘menhera’ [日文中指代情绪不稳定人群的俚语] 联系在一起的。Menhera通常活跃于某个网络社群,在公告板分享自己的消极念头,说些愤世嫉俗的话,”常居东京的造型顾问、电视节目主持人Misha Janette表示,她在主持日本NHK电视台某档节目时第一次注意到了这种风潮。或许这确实不像日本主流电视台会关注的话题,“但当时的节目团队,只把他们当做‘原宿酷小孩’来介绍,”Janette表示。

曾经还有“怪诞的可爱”(グロかわいい)颇为流行。出身大阪的艺术家Mori Chack,是“怪诞可爱”风格的先驱之一,曾于2000年创造并推出了血粉色的“暴力熊”Gloomy,用它带血的熊爪将小男孩撕成粉碎。Chack创造的这只小熊,可谓是曾大力推动日本流行文化传播的、纯真卡通形象凯蒂猫(Hello Kitty)的对立面。

“怪诞可爱”的影响力已不如从前,但“病态可爱”也给予了日本设计师不少灵感。在2018 秋冬东京时装周上,Jennyfax的设计师薛任芳(Jenny Fang)展示的糖果色印花与甜美刺绣图案,藏着更为隐秘的颠覆性。模特从伸展台上走来,佩戴悬挂的是模仿被斩断四肢的配饰。“我的设计里有一半是卡哇伊,一半是血淋淋的黑暗现实,”薛仁芳告诉BoF,“我认为,‘呀米卡哇伊’是特定审美的表达方式。这么穿是为了得到别人的关注。”

漫画家Bisuko Ezaki创造的卡通女孩“有病酱” | 图片来源:对方提供

这种充满消极因素、令人不安的风潮,暗合了日本社会对心理健康的污名化。根据日本警察厅(National Police Agency)数据,2016年日本的自杀人数为21764人,由于日本社会的自杀率近年正显著下滑,这个数字已是22年来的最低水平。但与多数发达国家相比,依旧要高出许多(日本的自杀率约为美国的三倍)。

不少分析指出,日本2011年的“三重灾祸”(即东北地方太平洋近海地震及其引发的海啸、核电厂泄露事件),给受灾日本民众心理带来了严重损伤。另有研究与政府材料认为,这与学业压力、超时工作、经济负担重、失业等其它因素有关。

但尽管自杀轻生的人这么多,心理健康问题极少纳入公众讨论,向支持系统寻求帮助的意愿依旧很低。“人们寻求心理咨询师或治疗室的可能性,在日本和美国是不一样的。[在日本] 我会听到人们拒绝接受心理治疗,因为这样看上去就和‘疯了’一样,”专门研究日本当代文化的密歇根大学文化人类学者Allison Alexy表示。

“有关心理疾病的话题也属于禁忌,”关注日本文化的广告人、小说家Brandon Chin撰文写道,“就我的经验来看,日本人通常把自己的心门关得很紧。遭受心理疾病折磨的人,只能自我压抑并承受痛苦。他们找不到宣泄的出口,得不到支持。人们只能在讣告中了解朋友遭受了怎样化不开的苦痛。”

就Chin的理解,“呀米卡哇伊”就像是告诉身边人,自己正在承受严重的心理问题或苦痛。“更多人可能觉得,‘病态可爱’只是有趣的时尚风格。但对我来说,一切都是由‘里’向外的表现。这种美学风格代表了人们心里的痛苦,”他说,“是否会真正求助于人不谈,但这样的着装方式,是在对全世界大声宣布:‘这,就是我此时此刻的感受’。”

但是,并非所有拥抱这种风格美学的人们,都认为自己承受着心理压力。在Instagram上拥有2.93万粉丝的June Crees来说,“病态可爱”只是一个私人穿搭的风格选项。这位刚成年的网络意见领袖住在澳大利亚,喜欢在脸上贴Hello Kitty创可贴并用假血化妆。“我的灵感来自Elfgutz,他是活跃在Instagram的艺术家 [设计了‘怪诞可爱’风格的娃娃] 。他用独特的方式结合了蜡笔色的粉嫩和血腥怪诞,很吸引我,”但她也承认,“确实也有人出于心理或其它病痛,借此在创意上找到了这样的一个出口。”

病态可爱的风潮也吹到西方,正有企业希望能借此赚钱。在线首饰商店Zombie Unicorn就是其中之一,该店出售蜡笔色调的棺材形状耳环、创可贴发夹、注射器吊坠项链,以及手镯、别针与胸针等其它配饰。“‘有病酱’、‘呀米卡哇伊’先是日本火了,然后传到西方,我就开始改变自己的设计方向,更多的是围绕这个特定风格,”Anna Czyżewska说道,她从2014年来一直打理这家网店。她本人住在波兰,但她的顾客分布在日本、美国、英国和加拿大。

Czyżewska拒绝透露销售数字,但表示“以‘药物’为主题的配饰贡献了去年销量的六七成”。其它受到小众追捧的品牌,包括MYOB(即“关你屁事”的英文缩写)、Nesin、ACDC Rag等,设计都与偏向黑暗和冲突。美国新媒体品牌Refinery29也曾报道这一主题,在去年推出的视频系列里与“有病酱”的创造者Ezaki对谈。

但无论如何,这样的风潮最终只能保持地下状态。“很多人并不愿意说自己是‘呀米卡哇伊’,除非你觉得‘呀米卡哇伊’给你带来了力量。因为这个词还是会与有心理问题的人群联系在一起,”Janette表示,“现在更多是在网络世界,而不是街头发现‘呀米卡哇伊’。他们也会有线下聚会,大家都穿着自己喜欢的衣服过来,就和打扮成Lolita风格的社群一样。Lolita更多是盛装打扮,和朋友一起喝个下午茶之类的。”

但Alexy不这么认为。“日本有很多‘呀米卡哇伊’这样特别小众的亚文化群体。这些群体的存在,所代表的概念,早就超出了群体本身,”她提醒道,“这些群体的践行者通常 [在日本] 人数不多,但在日本之外的爱好者,兴趣要比本土的人群更为浓厚。”

来源:BOF商业评论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CFW服装经理人”的所有文章,版权均属CFW服装经理人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CFW服装经理人” 以及“作者姓名”,不得对本网站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违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站注明“来源:xxx(非CFW服装经理人)”的稿件,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网站与机构,其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企业招聘

实体店3D设计师5K-7K

广东佛山 ·佛山市幂姿服饰有限公司

生产供应链总监面议

上海 ·玛伊娅服饰(上海)有限公司

染厂厂长面议

浙江义乌 ·浙江棒杰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仓库打包员4.5K-5K

浙江湖州 ·浙江湖州永翼实业有限公司

针织男装设计师面议

广东广州 ·广州创时尚智能股份有限公司

品牌经理面议

河南郑州 ·河南隆发内衣有限公司

拍摄5K-10K

浙江杭州 ·浙江老爷车服饰有限公司

服装集团总经理面议

山东泰安 ·泰安浩宇服饰有限公司

双针5K-9K

广东深圳 ·深圳轩珲服饰有限公司

市场拓展专员面议

重庆 ·东莞市杰然不同服饰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2002-2019 CFW时尚All Rights Reserved 互联网经营许可证: 浙B2-20110369

时尚APP

时尚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