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行业动态 “动批”这个北京人熟悉的“地名”渐渐消逝

“动批”这个北京人熟悉的“地名”渐渐消逝

核心提示:“动批”这个北京人熟悉的“地名”,是北京二环西北角的动物园服装批发市场。这里是北方最大的服装批发商圈,主要服装批发市场包括金开利德、世纪天乐、东鼎、聚龙、天和白马、众合、天皓成等。

10月6日下午6点,“动批”(北京动物园服装批发市场)规模最大的市场世纪天乐国际服装市场(以下简称“世纪天乐”)正式闭市。

记者在现场留意到,当天上午11点左右,几个组的保安都已经做好了清场准备,有序的站在路边,拿着提示商户顾客禁止入内的牌子。上午12点,是世纪天乐商户、顾客能进入的该市场的最后截止时间。

与“平静”的保安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躁动”的商户。他们在做最后的搬迁,没有太多的时间用来感慨与怀旧。商户们将“忙碌”的身影维持到了最后一刻,打包、搬货、清场的过程伴随着汗水与嘈杂声。

车梅将自己在“动批”的所有物品都打包扔进了一辆大众车里。东西太多,后备箱盖不上,旁边又响起了每次装/卸货时保安的催促声,于是她就让后备箱盖敞着,迅速启动车辆。

在开走的那一刻,车梅忍不住又回头望了一眼世纪天乐市场。她在这里奋斗了15年,这是一个承载她青春回忆的地方。

与很多商户一样,车梅拿到了一笔搬迁补偿金,但她并不打算离开北京,而是在“动批”搬迁消息传出时就开始逐渐转型做电商。去年,电商收入就已经超过了她在“动批”市场的收入。

“‘动批’在城区中心位置,经常造成交通拥堵,各种私搭乱建存在各种隐患和问题,所以搬迁是必须的。在解决拥堵等问题的同时,也可以提升商业价值促进产业升级。”6日,北京市西城区一位政府工作人员向记者指出。

消逝的“动批”

“动批”这个北京人熟悉的“地名”,是北京二环西北角的动物园服装批发市场。这里是北方最大的服装批发商圈,主要服装批发市场包括金开利德、世纪天乐、东鼎、聚龙、天和白马、众合、天皓成等。随着各个市场的搬迁,“动批”将逐渐成为“历史名词”。

“动批”也是一代人的记忆,包括车梅这样的商户,还有来自全国各地的批发零售商、北京当地人等。此次关闭的世纪天乐市场,从2005年8月开业,至今已经营12年。摊位数3200余个,从业人员9700人,是“动批”中面积最大、商户最多的市场。

最热闹时,“动批”年营业额达到两百多亿元,日均客流量超过10万人次。而如今的“动批”市场日均人流量不到1万人,加上自2014年北京市执行《新增产业禁止和限制目录》以来,“动批”市场内商户两年多保持“零增长”。

“以前,每天凌晨从全国各地来进货的车都会在这排着,准备进场。我们雇人卸货然后挑选好的款式摆出,早上5-6点开始等着批发商拿货,下午3-4点我差不多就撤了。”车梅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做了数字手势。她有点犯困,以往她都会在临近中午这个点就打个盹,因为早上起得太早。

10多年前,当车梅第一次到“动批”的时候,她就被这的人流吸引,她喜欢这样的热闹。她是浙江人,家里就有亲戚开服装厂,不愁货源,于是她租了摊位开始干,既当老板,又当导购。那年她还不到20岁:拿出单子写下货号、单价和数量,手指飞快地在计算器上摁出总价,批发商交钱拿货……

上午9-10点后,大客户基本都已结束进货,很多顾客都是“零售”、“补货”的,其中还有来自人大、北大等附近的大学生。车梅可以稍微休息一下,她把衣服都标记上价格,跟其他商户一样不讲价。

“动批”不仅让车梅恋恋不舍,刘可同样为它驻足。在得知世纪天乐要关闭后,10月6日上午刘可特意开车拐过来,因为“动批”旁边停车紧张,她只好将车停在邻近世纪天乐的三里河路上,而且停车费并不便宜。

“上大学时,我们几个同学会经常一起在这买衣服,有的款式好看而且很便宜,就看你会不会淘。”刘可说,她们总结出经验,买衣服的时候要装成小店进货的,不说“买衣服”而是说“拿货”,再拿个大黑塑料袋在手上,导购开价都会便宜些。在“零售”阶段,很多衣服都是之前买家挑完剩下来的,要仔细挑选防止有“残次品”。

相对于北京王府井、西单、三里屯等走高端路线的商圈,“动批”以便宜著称。虽然因为主打批发兼营零售,这里不能试衣服、没有精美包装,店主也往往没有时间跟顾客客套,但是淘到便宜好货的乐趣不仅吸引全国各地的批发商,也吸引了众多散客,早年间甚至有“没去过‘动批’,不算北京人”的说法。

“我有一件5块钱的长衫,上面还有刺绣的,现在还在穿,你能想象一件衣服就5块钱?5块钱能买什么?”刘可说起来有点小激动,语气更多的是带着一点点骄傲。

漫漫搬迁路

刘可停车的那条路离“动批”世纪天乐只有500米。路上的保安说,这里什么时候车都停得满满的,从凌晨3-4点开始,陆续就有全国各地的货车到来,周边道路严重拥堵。倘若坐地铁,每逢五一、十一等高峰时期,地铁四号线的动物园站又常常因为人太多而甩站不停车。

“每天早上上班开车走这条路都是噩梦。”毗邻“动批”市场的一名北京天文馆工作人员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有时候天文馆正常的活动都会受到影响,希望这些批发市场能尽快搬迁。

北二环的“动批”市场,位于西直门附近,铁路交通、地铁交通、公共交通枢纽都聚集在一起,每天人流量数十万。平时查看实时路况地图时,这一片几乎每天都是拥堵的红色。

这样的状况也让北京市的领导们焦心。

在2013年初西城区两会上,时任区委书记王宁表示,动物园地区有2万多个服装批发商,每年给西城经济带来效益约6000万元,但政府支付的交通、环境等管理费用超过1亿元。

核心市区人口过于稠密,造成严重的城市病,交通、住房、上学、就医、资源和环境都难以承受巨量人口带来的挑战。“东西城区政府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疏解了10多万本地户籍人口,又被外来的20万人口填充了,区里上交市里的报告显示,相关从业的外来人口有37万。”北京市人大代表王维平表示。

而另一组可供对比的数据来自中关村西城园,园区内平均每平方公里可产生160亿元的财富。相比每年只给西城区经济带来约6000万元效益的“动批”,产业升级可带来商业价值的整体提升。

2013年12月举行的北京市委十一届三次全会上,时任市委书记郭金龙表示,人口无序过快增长、大气污染、交通拥堵、部分地区环境脏乱、违法建设等问题,已严重影响到北京的可持续发展和城市形象,“必须痛下决心进行治理”,“继续淘汰高耗能企业、一般加工业企业和服装、建材、小商品等批发市场”。

2014年,动物园批发市场宣布将搬迁。在这一年,京津冀协同发展概念也被提出。

不过,整个动物园批发商圈十几个批发市场有一万多家商户,并且产权复杂,业主单位众多,要搬迁也并非易事。刚刚关闭的世纪天乐批发市场,在其外墙上仍可以看到一些鼓励商户搬迁的条幅:“疏堵方案不变”、“早签约早放心”。

据了解,世纪天乐商户退市也有很多鼓励措施:此次退市奖励期为6天(9月15日至20日),合同签约人在20日晚6点时签约合同终止协议并在约定日期内清空所有商铺、签署《场地(商铺)清空交付确认书》、提供并办理退款流程所需全部资料及手续的,市场按照签订的经营权合同给予每份合同每人6万元奖励,退还截至9月30日未使用年限的经营权费,租金收取截至今年6月30日,退还已支付的此后租金等。

北京市西城区一位政府工作人员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称,“动批”市场产权分散,涉及公交集团、公联公司、建筑大学、矿冶总院和天恒置业等诸多市属国企和中央单位,而这些业主大多又将市场经营权层层转包,催生大量的“二房东”、“三房东”,导致疏解工作繁琐复杂。

另一方面,因为“动批”市场很多商铺买断了20年的经营权,有的业主要价较高,若完全满足政府疏解任务补偿金根本无法承受,但政府又不能强制搬迁,只能反复做工作,并提供各种搬迁服务。

商户新征程

西城区政府不断为“动批”疏解牵线搭桥,带领商户在石家庄、天津市西青区、廊坊市永清县、保定白沟、沧州等多地考察选址,部分商户逐渐开始进行搬迁。

2014年6月28日,天津卓尔电商城举行“商户进驻签约仪式”。来自北京动物园批发市场、大红门批发市场、百荣世贸城,以及天津大胡同、永濠兴业等地的3000老商户纷纷签约进驻天津卓尔电商城,拉开了北京各大批发市场商户外迁的序幕。

北京“动批”市场也陆续关闭。2015年1月11日,天皓成市场成功闭市,成为北展地区第一个实现整体撤市的市场。目前,天皓成市场已变身为宝蓝金融创新中心,引入的企业包括天津股权交易所北京营运中心、中能建集团国际投资有限公司、现在支付股份有限公司、北京艾肯拓科技有限公司等。

一位已经落户天津卓尔电商城的商户何琳琳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称,为了动员商户搬迁到天津,天津市西青区与北京市西城区给出了很多承诺,如搭建工商、税务、子女入学等绿色通道等。“我们当时第一批签的还享受了签10年免3年租金和1年物业费的优惠。”

“北京寸土寸金,人力成本、租金成本每年都在提升,而且还受电商冲击,我们利润下降得厉害,在政府下令搬迁之前,我们就在考虑过搬到北京五环以外的地区或是天津和河北。”何琳琳在政府做出一定补偿承诺后,迅速进行了搬迁。

并不是所有人都像何琳琳一样选择搬迁外地。10月6日,正在往外搬东西的杨军淘就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自己客户基本上都在北京,搬迁到河北或天津去,需要重新开拓市场,而且受到电商冲击很大,服装生意早已不赚钱。“趁着这次搬迁,我和朋友在簋街盘了一家饭店,转行。”

熟悉了服装行业的车梅也没有选择去河北或天津,而是彻底干起了电商。经过几年的摸索,她在电商上也是做得风生水起。“‘动批20年’,其实是一种老的经营模式,就算不搬迁,也要跟电商一起做,不然被电商挤死。”

车梅未来的10年,则将在电商海洋中延续她与“动批”的故事。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车梅、刘可、何琳琳等人物都是化名)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CFW服装经理人”的所有文章,版权均属CFW服装经理人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CFW服装经理人” 以及“作者姓名”,不得对本网站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违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站注明“来源:xxx(非CFW服装经理人)”的稿件,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网站与机构,其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企业招聘

服装检验4K-5K

江苏吴江 ·苏州蔻依服饰有限公司

财务官面议

广东汕头 ·汕头艺新纺织有限公司

样衣工面议

江苏苏州 ·张家港市悦云服饰有限公司

生产经理面议

江苏昆山 ·昆山高尔服装有限公司

市场拓展专员面议

重庆 ·东莞市杰然不同服饰有限公司

面料跟单员面议

湖北武汉 ·武汉凯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

财务主管7K-8K

浙江湖州 ·浙江万顺服饰有限公司

量体师面议

广东佛山 ·广东浪登服装有限公司

市场督导6K-10K

浙江温州 ·瑞安市品客瑞成服饰有限公司

跟单员4K-6K

广东中山 ·卓盈丰制衣纺织(中山)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2002-2019 CFW时尚All Rights Reserved 互联网经营许可证: 浙B2-20110369

时尚APP

时尚小程序